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的小斑鬣狗,這種電影里的大反派原來也這麼萌

1月
07
2020

2020年1月07日10時 陌上情舒

陌上情舒

早上7點,越野車正狂躁地顛簸在土坡上,我暗自叫苦,一個半小時前喝下去的一大杯熱巧克力此時已經把膀胱脹成了個氣球,可馬修緊握方向盤,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大自然在此時此刻,某個坐標為我們安排了一出大戲,遊獵本身就沒有尿點。

我在跟自己的本能作抗爭,車子冷不丁地停了下來,不知不覺開到了一個土坡前,順著普萊特手指的方向望去——海乙那,現在的人叫他們鬣狗。雖然名字里有個「狗」字,長得也跟狗有幾分相似,但這種動物跟狗沒半毛錢關係——貓型亞目,靈貓下目,獴超科,鬣狗科。幾隻成年鬣狗正側臥在土坡上打盹兒,兩隻精力旺盛的幼崽則在一旁玩耍。面對眼前這個龐然大物,幼崽絲毫沒有任何畏懼,而是蹲坐了下來好奇地打量著我們。雖然只是個小傢伙,但健壯的體格已經在他身上呈現了出來,灰棕色的皮毛上面分布著漂亮的斑點,象徵著他是這個特別的物種中最大的一種——斑鬣狗。

小鬣狗很快便對我們失去了興趣,開始啃咬身邊的骨頭。牙齒在骨頭上磨出的聲響提醒我們這是非洲草原上咬合力最強的生物,它能一口咬碎大象的骨頭!也許是被骨頭髮出的聲音所吸引,另一隻小鬣狗也加入了進來,兩個小傢伙開始搶玩這根骨頭,你追我趕地跑到了母鬣狗身邊。

母鬣狗桑琪被吵醒了,極其不高興地朝我們這邊望了一眼,又看了眼身邊的孩子,那眼神就像在說「別怕寶貝,都是些愚蠢又沒用的人類」然後繼續打起了盹。可小傢伙似乎不太滿意母親的反應,對著母親的身體窸窸窣窣地聞了起來。

「在我看來鬣狗是非洲大陸上有魅力的動物。」馬修說。「他們是高效又勤勞的獵手,一點都不邋遢。說起食腐、搶人獵物的勾當,獅子不知道比他們多幹了多少。」這時桑琪站了起來,她的後肢比前肢更短,讓身體形成了一個坡度,看起來非常強壯。濃密的鬃毛讓粗壯有力的脖子特別顯眼。


延伸閱讀

嫦娥五號年底發射,帶動哪些個股起飛?

全球六成野生咖啡面臨絕種,多少又是人類自作自受

太空人登月返回後,為什麼要被隔離一段時間?科學家

如果一直向下挖洞,多久能挖穿地球?答案可能你不會

喪屍締造者:史上最兇殘食人蠅,也難逃人類「斷子絕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