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你是天使,也是魔鬼

11月
13
2017

2017年11月13日01時 今日科學 公益慈善論壇

公益慈善論壇

英國《新科學家》雜誌的知名專題編輯凱特·道格拉斯曾發表一篇《人類良知:善與惡的進化》的論文,講述了近年來不同國家的科學家,試圖用「進化論」等獨特的視角解讀人類善惡進化的研究。當人類道德遇上科學,當哲學家的命題落到了生物學家的手上,將得出什麼?

善與惡的故事每天都在發生,這是一個無法迴避的事實:人類,是可怕、殘忍、腐敗又貪婪的物種;但同時,人類又體貼、善良、公正且仁愛,勝過其他一切生物。

這種雙重的本性,到底是因何而致?從東方的孔子、孟子,到西方的柏拉圖、盧梭、霍布斯,在政治與哲學領域內,思想家們從未停止對人類善惡的思考。利他主義何以發展?人類道德是怎樣出現的?為何行善令人愉悅?現在,這些問題被引入了新的論域,通過對進化論的進一步理解,人們得到了一些令人興奮的想法。

道德的關鍵是利他主義。若給予足夠的激勵,任何人都可以做利他行為。但性惡論者認為:人類只有在被監督的情況下才會表現出善良,根本不存在利他主義。

然而,進化生物學家卻解釋道:利他行為對行為者並非毫無益處,否則從一開始它就不會存在於自然選擇的過程中。人類群居且相互依存,總能記得誰欠自己一個人情,所以人類完全具備受益於互惠利他主義的條件。而且在現實社會中,利他行為更涉及到一個名聲與聲譽的問題。

慷慨、公正和盡責這樣的品質通常會獲得很高的評價,人們知道表現出這類品質能獲得嘉獎——他人的喜愛,更多的交易機會,異性的示好。因而好名聲能增加你生存和繁衍的機會。根據洛杉磯南加州大學的克里斯多夫·貝姆做出的結論,在進化過程中流言蜚語會迫使我們變得更利他 ,儘管是以生物學上利己的方式。

除了能為個體帶來利益,利他主義也能決定群體競爭資源的方式。團結的群體會戰勝那些個體成員更加自私的群體,存活下去。這樣的理論在生物學中被稱為「群體選擇理論」。該理論認為,遺傳進化是在生物種群層次上實現的,當生物個體的利他行為有利於種群利益時,這種行為特徵就可能隨種群利益的最大化而得以保存和進化。

新墨西哥州聖塔菲研究所的赫布·金迪斯的研究認為:「與他人合作是因為這是一件好事。」赫布·金迪斯將其稱為「強互惠」,因為這種行為雖然對單個個體沒有好處,但如果所有個體都這麼做的話,於整個社會有益,例如選舉及捐贈。金迪斯認為這種強烈的驅動力存在於每一個道德行為中。

那麼這種行善的驅動力是怎麼產生的呢?生物學家研究發現,人從行善之中會感受到正面情緒,而這種愉悅實際上來源於神經分泌的一系列物質,其中最重要的一種是催產素,它通常與一些令人感覺良好的活動聯繫在一起。十年前,美國加州克萊蒙研究大學的保羅·扎克的實驗表明,相比其他物質,後葉催產素分泌更多的人更加慷慨體貼,並且當他人對我們表示信任時,我們的後葉催產素水平也會隨之增長。扎克將後葉催產素形容為「道德行為的鑰匙」。

從生物學角度看來,是我們體內存在一套神經生物學機制,使我們更關心他人的利益。然而,這樣的機制同時也造就了人類的另一面——惡。在造福自身集體行為的另一面,是對其他集體的敵視。這種仇外亦是由後葉催產素控制的,並且可被稱作「熊媽媽效應」,因為它反映了母親保護後代不受威脅的衝動。因而正是這種集體內的利他行為推動了種族歧視、種族滅絕、戰爭之類的種種暴行。

在進化中,人類變得既利他又自私,善惡並存,而無人可以只保留其中一種特質。正如另一位從事該研究的科學家愛德華·歐·威爾遜所說:「只存在利他行為是不可能的。如果美德是進化的唯一結果,我們將成為天使般的機器人。」


延伸閱讀

清新怡人,黃色也超美的奧斯汀月季

7個中國有滅絕危險的物種,第6種絕跡後重新出現

那些史前文明存在的證據竟然是假的,感覺我們都被騙

金融的問題到底怎麼用物理的辦法解決?

上海製造世界最強雷射脈衝峰值 用處非常多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