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直立行走讓我們在剛出生時都變成了早產兒

11月
16
2017

2017年11月16日10時 今日科學 每日晨播社

每日晨播社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們探討了《人類的誕生》以及《曾經存在的人族兄弟》,錯過的同學可以直接點擊紅字進入文章。

今天我們將要討論的是「人類為了思考的代價」以及「曾經存在的人族兄弟去了哪裡?」

獲得思考所付出的代價

雖然智人、尼安德特人、直立人之間有種種的不同,但還是擁有同樣的特徵。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人類的大腦明顯大於其他動物。

對於一個60公斤的哺乳類動物來說,平均的腦容量大約為200立方厘米左右,而早在約200萬年前,人類的腦容量就已經達到了600立方厘米,超過平均腦容量的三倍。而到了現在,我們智人的腦容量高達1300立方厘米。而尼安德特人,他們的腦容量比我們更大。

如果以結論來推倒過程的話,物競天擇應該讓腦容量越來越大才對。我們深深迷戀著高智商給我們帶來的一切,於是我們就一心一意的認為智力越高越好。

但如果真的是這樣,貓科、犬科動物也曾經經歷過長久的演化,為什麼沒有會函數的貓?到底是什麼原因,在所有的生物中,只有人屬才演化出了相較於我們體重來說,如此龐大的思考器官?

答案在於——巨大的大腦是一個巨大的負擔。大腦的結構脆弱,本來就不利於活動,更麻煩的是大腦需要一個龐大的顱骨將他裝進去。而且能耗驚人。對於我們來說,大腦通常只占我們體重的2%左右,但是在我們身體不活動時,大腦所消耗的能量占了四分之一。相較於我們猿類在休息是的能量大約至占8%。

因為大腦太大,所以我們付出了兩種代價:

我們需要更長的時間來需找食物;

我們的肌肉退化、萎縮,以節約能量供給大腦。

人類還有一個區別與所有動物的特點——我們可以雙腿直立行走。在東非草原上,我們可以直立起身體,視野更高,很容易能夠掃視草原,看清楚哪裡有獵物或者敵人。而且既然手不需要幫助我們移動,就可以發揮其他的作用,比如丟石頭、發信號。手能做的事情越多,我們就越厲害;於是人的演化越來越看重神經的發展,也不斷的對著手掌和肌肉進行這修正。

於是我們的手能夠處理非常精細的任務,使用複雜的工具。

剛才我們說了直立行走好的一面,我們來講講直立行走給我們帶來不便,這些不便給人類族群帶來了巨大的創傷。

直立行走對女性來說造成的負擔尤其大,直立的不行方式需要讓臀部變窄,於是產道的寬度同時變窄,而同時嬰兒的頭卻越來越大。於是分娩死亡成了女性的一大風險。而如果早點生產,嬰兒大腦和頭部都還比較小,也較為柔軟,這樣就更有機會度過難關,未來也可能生下更多的孩子。於是自然選擇就會讓生產開始提前。

和其他動物相比,人類都是早產兒,許多的重要器官都還沒有發育完全。

通常我們認為,有比較大的大腦、會使用工具、有超強的學習能力還有複雜的社會解構,都可以說是巨大的優勢。而且也不需要證明。然而,人類其實一直有這些優勢,但是在整整200萬年期間,人類一直只是一種弱小的,存在於食物鏈中段的生物。在大約40萬年前,幾種人種才開始獵殺大型動物。

是什麼讓我們完成了從食物鏈的中段到頂端的大跳躍,我們將在下篇文章為大家講述。如果不想錯過,請點擊關注,謝謝大家。

如果對文章有什麼不理解的地方,可以留言給我,我會儘可能回復。


延伸閱讀

這種體型嬌小的鳥類被中國食客稱為"天上

「變水為酒」的虛擬3D列印酒杯,不是傳說

宇宙發現隱藏時空黑洞 時光倒流不是夢

世界上最大的石斑魚,重達683斤,堪稱石斑魚之王

如果沒有他們,很可能牛頓無法在那年創下科學界的奇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