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喪屍締造者:史上最兇殘食人蠅,也難逃人類「斷子絕孫」之計

1月
18
2019

2019年1月18日18時 SME

SME

2016年9月,美國佛羅里達州出現了一批「喪屍鹿」。

超過一百頭瀕危的礁島鹿(Key Deer)全身血肉模糊,有的甚至只剩下半邊腦袋。

這驚悚的畫面,讓人有幾分身臨韓國喪屍電影《釜山行》現場。

只不過,現實可能比電影還要引起眾人不適——這些活生生礁島鹿遭了噬肉蛆(flesh-eating maggots)。

被啃掉半邊腦袋的礁島鹿

《釜山行》中的殭屍鹿

蛆,可比喪屍要噁心。

因為感染過於嚴重,這些鹿最後只能被隔離,並實施了安樂死。

要知道,這可是全世界僅存一千頭的礁島鹿。

這次造成的死亡數量,已是鹿群的13%。

而美洲人民這才想起50年前,被這種昆蟲支配的恐懼。

新世界螺旋蠅幼蟲

原來這些噬肉蛆,正是新世界螺旋蠅(學名為Cochliomyia hominivorax)的幼蟲。

要知道任何學名裡帶有「hominivorax」的生物,都是不好惹的。

因為這個詞的原意,正是「可以吞噬人類的」。

所以螺旋蠅也有個通俗易懂的名頭——「食人蠅」。

大多數的蛆蟲都是食腐的,只靠一些殘餘飯羮苟且過活,堪稱大自然的清道夫。

其中一些更是功勳顯著,甚至被用作醫用蛆,幫助清理潰爛傷口。

但食人蠅,則是世上3000多種蠅類中最特立獨行的。

它們不喜食腐,偏偏以生物新鮮血肉為食,是唯一一種以溫血動物活體為食的昆蟲。

蠅類的生活史包括卵、幼蟲(蠅蛆)、蛹、成蟲(蒼蠅)四個階段。

而食人蠅*,則專挑動物的傷口產卵。

短短24小時內,這些卵就會孵化成幼蟲,在寄主的體內大碗喝血,大口吃肉。

只需要兩天,一群食人蠅的幼蟲就能把牲畜的外部器官吞食殆盡了。

*註:說到這大家肯定想起來人皮蠅(Dermatobia hominis),但人皮蠅並不會直接將卵產於人體肌膚中,而是把卵產於蜱蟲或蚊子等昆蟲身上。

螺旋蠅

事實上,螺旋蠅主要得名於其幼蟲——螺旋蛆。

這些幼蟲,天生長著兩顆又尖又利的「門牙」。

而它們身上也帶著一圈又一圈的螺旋狀小刺。

以上這些特點,都能幫助幼蟲潛入傷口、深入挖掘,以進一步擴大動物的傷口與潰爛程度。

而這個過程,也確實像一個螺旋狀的紅酒開瓶器鑽入人體。

螺旋蛆

不單是牲畜,人類也深受這種螺旋蛆之害。

而且,即便你沒有傷口,它們也能通過在非閉合部位產卵,以入侵人體。

如眼睛、鼻子、耳朵、嘴巴、肛門、生殖器,甚至是新生兒的肚臍眼,螺旋蠅可謂無孔不入。

每一次200粒到300粒的蟲卵,任誰都夠嗆。

雖然食人蠅感染人類的案例較少,但情形依然驚悚。

2013年,一位英國遊客哈里斯(Harris)就從秘魯帶回了這件噩夢般的紀念品:一耳朵的螺旋蛆。

回程的飛機上,她就已經感到腦內有種奇怪的「搔撓」聲,而一側的臉更是刺痛難耐。

第二天醒來時,她的耳道內就流出了一大灘腥臭的液體,連枕頭都浸濕了。

她這才去了醫院檢查。

剛開始醫生以為這只是普通發炎,但一番檢查後她才得知了可怕的真相:她的耳朵內長滿了蛆。

哈里斯耳道內的螺旋蠅蛆

此時,她也想起了在秘魯徒步時,看到的蒼蠅。

最終,醫生從該名女子耳道內,挖出了大量的螺旋蠅蛆。

當時,她的耳內已經被啃出了一個12毫米的洞。

幸好發現得及時,不然結果可能更糟糕。

若幼蟲已到達大腦,可能會引起腦膜炎;若幼蟲不識相還啃到了面部神經,哈里斯則可能終身面部癱瘓。

紅色標記處是哈里斯被啃掉的耳道

不過,相對於人類,螺旋蠅更偏愛的還是牲畜。

而動物要是遇上了它們,就真的沒有任何的抵禦手段。

所以說,螺旋蠅災一般也發生在牧區,真正威脅的是農業。

即便是牧民出手,也難以挽回被大面積感染的牲畜了,只能任其死亡。

被感染的羊羔

螺旋蠅是名副其實的「世界級公害」。

它們給世界各地的牲畜、野生動物以及人類,都造成了無法估量的損失。

螺旋蠅一旦成規模出擊,那一片牧區註定淪陷。

在幾天內,便能看到牲畜裸露著白骨一個接著一個倒下。

如果防禦手段不夠,就連牧民都很容易遭到感染。

由於蠅類習慣成群在室外曠野中活動,諸如蠅拍、紫光燈等物理滅蠅法都對其無作用。

此外,殺蟲劑的效果也不是特別明顯。

所以,牧場主當時唯一防止螺旋蠅的手段,就是多檢查牲畜是否有易受感染的傷口、判斷受感染程度。

而這又是件極其費力不討好的活兒。

費時不說,還容易有漏網之蠅,牧民是叫苦連天。

原本,螺旋蠅大多在美洲中南部猖獗,後來也慢慢登上了美國本土。

儘管費盡了心思,1935年美國德克薩斯州就有18萬頭牲畜被螺旋蠅幼蟲吞食。

20世紀50年代,螺旋蠅每年就給美國肉類和奶製品業就造成2億美元以上的損失。

不勝其煩,人類也是從那時起決定向食人蠅宣戰了。

而幸運的是,這場人蠅大戰,最終是以食人蠅「斷子絕孫」為結局。

Edward F. Knipling

1946年,美國農業研究所的昆蟲學家Edward F. Knipling,就從一本名為《果蠅》的書中,找到了殺滅螺旋蠅的靈感。

這本書由諾貝爾獎得主H. J. Muller所著,其中就提到了輻射可以導致果蠅不育。

於是,Edward F. Knipling便有了這樣一個想法——即便是世界上最殘暴的食人蠅,也怕無後事大。

Edward F. Knipling

這也叫做輻射不育防治害蟲法(Sterile insect technique),Edward F. Knipling正是這個方法的開創者。

先捕獲一批螺旋蠅,讓其繁育下一代。

而在這個過程中,幼蟲會被放射性射線照射,失去了生育能力。

最後,再將它們放歸自然,讓其混跡於正常的蠅群中。

雌性螺旋蠅,一生只交配一次。

因此,只要遇上那些剛出廠的「絕代佳人」,就算它們再乾柴烈火也無法繁育後代。

這也切斷了螺旋蠅的生命循環,讓其種群斷子絕孫。

腐殖土中的螺旋蠅蛆

現在在美洲等地,仍遍布著不少這種專養螺旋蠅的「加工廠」。

在工廠的孵化室內,幼蟲會被分批地養殖在有腐殖土的托盤中。

這一環境,與動物皮毛是非常接近的。

而在伙食上面,幼蟲也被照顧得十分周全。

它們餵以由動物血漿、奶粉和雞蛋等混合而成的特製飼料。

Edward F. Knipling與同事正在檢查新研製出來的螺旋蠅飼料

48小時後,等幼蟲長成葡萄乾大小,它們就可以被送去輻射室接受輻射了。

這個輻射劑量很大,但並不會造成幼蟲死亡,只會使其喪失繁育能力。

在這之後,這批幼蟲就會被投放到螺旋蠅泛濫的地區了。

被裝載上飛機的絕育螺旋蠅

經過幾十年的努力,美國於1982年就在本土全境根除了這種害蟲。

不久後的1992年,墨西哥也通過同樣的方法與食人蠅說再見。

再如,利比亞紀錄的最後一例螺旋蠅感染是在1991年4月7日。

而在這之前的一年裡,利比亞就檢測到12000多例螺旋蠅感染事件。

也就是說,隨著技術的成熟,只用了短短一年利比亞政府就正式宣布這種害蟲被根除了。

螺旋蠅根除地圖

現坐落在墨西哥恰帕斯州的圖斯特拉-古鐵雷斯工廠(TheTuxtla-Gutierrez factory),每周就能繁育1.2-4.5億隻不育螺旋蠅。

這些工廠,也造福著全世界螺旋蠅泛濫的地區。

而靠賣絕育螺旋蠅,南美洲每年的財務收入就超過10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輻射不育法也在防治采采蠅、地中海實蠅、紅鈴蟲等昆蟲中立功。

不過,最恐怖的情形也曾有發生——工廠發生了螺旋蠅泄漏事故。

當時,一台放射性照射儀出現了故障。

所以,一大批未經照射,有具有繁殖後代能力的食人蠅被放虎歸山。

附近的牧場,馬上爆發了一股食人蠅潮,大量牲畜死去。

花了整整一年時間,蟲害專家才將當地恢復到原來的水平。

所以說,儘管北美大部分地區螺旋蠅已被根除,但仍不能掉以輕心。

而現階段,食人蠅也偶有零星爆發。

例如文章開頭所說的野生鹿群遭到螺旋蠅的攻擊。

作為回應,美國農業部立刻進入高度戒備狀態。

2016年10月10日,農業部便馬上空投了8000萬隻不育蠅,疫情已得到控制。

此外,牙買加、古巴乃至整個中南美洲都仍有它們的蹤跡。

所以我們出外旅行時,也需要多加注意,避免與蠅類接觸,畢竟誰也不想自己身上成了養蛆場。

*參考資料

雲帆.恐怖的食人蠅.環境.2004

Cochliomyia.Wikipedia

Sterile insect technique.Wikipedia

U. Feldmann,J. Hendrichs.Integrating the sterle insect technique as a ker component of area-wide tsetse and trypanosomiasis intervention.PAAT Technical and Scientific Series

Nsikan Akpan,Courtney Norris.7 reasons flesh-eating screwworms are as gross as you think.PBS.2016


延伸閱讀

後退的「雪線」揭示年輕恆星周圍的有機分子!

科學家證實:人類進化已經停滯,基因突變率降低,會

國際空間站的廁所又壞了,太空如廁是種怎樣的體驗?

南極發現不凍湖,60米湖底水溫達26度,湖底疑似

地球沒水會變啥樣?這幾張圖,看完可能顛覆你的認知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