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自然》雜誌談博士的困境:既然當不了教授,不如放下架子去企業

12月
21
2017

2017年12月21日12時 今日科學 36氪

36氪

編者按: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在以前的觀念里,接受了哪方面的職業訓練,似乎就理所應當的要去入這一行。學的是足球,就該進球隊;學的是新聞,當然做記者;讀了博士,自然就搞科研或者進大學拿個終身教職但是不僅是在中國,全世界範圍內,許多行業培訓的「准職業人才」最後都「另闢蹊徑」,走進其他行業去摸爬滾打了。越是專業化程度高的工作,要麼看專業實力,要麼有豐富經驗,不是實力派選手,基本都會被擠出精英行列。這不,連科學界的「大哥」《自然》雜誌都在自己的社論里,奉勸年輕科學家做好心理準備,做好進入其他行業的打算。本文編譯自nature的原題為「Many

junior scientists need to take a hard look at their job prospects」的文章。

《自然》是世界上最早的科學期刊之一,也是全世界最權威及最有名望的學術期刊之一,首版於1869年11月4日。雖然今天大多數科學期刊都專一於一個特殊的領域,《自然》是少數依然發表來自很多科學領域的一手研究論文的期刊。在許多科學研究領域中,每年最重要、最前沿的研究結果是在《自然》中以短文章的形式發表的。

Chris Platts是一名社會學家,2012年他寫博士論文前,採訪了300名年輕的足球運動員,年齡都在十七八歲、茂騰騰的後生。他們都在英國足球俱樂部學院裡受訓,都希望能成為專業的足球運動員,追求自己的職業夢。而Chris Platts在接受《衛報》採訪的時候說,這300人里,只有4個已經簽約,成為職業足球運動員。所以這一行的淘汰率逼近99%。

《自然》雜誌上周的職業專欄做了一項調查,對象是世界範圍內超過5700名「即將入行」的科學家,目前都快拿到博士學位了,其中四分之三的調查對象告訴《自然》的調查員,他們博士畢業時,很可能跟Chris Platts一樣,投身學術。Chris

Platts現在是英國謝菲爾德哈蘭姆大學體育發展和體育商業管理專業的一名高級講師。而這接近六千名調查對象,又會有多少真的能成功,真的走上學術道路呢?

調查數據顯示,這些年輕的學術追夢人比足球運動員走上職業道路的幾率要高。但是也沒有高很多。要取得全球的數據是很難的,但是在英國,每100個博士研究生,有三到四個能在大學中拿到終身教職。英國的數據比美國的要樂觀一些。

簡單地說,大多數博士研究生都得「留條後路」,學術道路是目標,但除此之外,職業方面可能要另闢蹊徑。大學和博士生導師在這方面得跟研究生們交個底,讓他們做好心理準備。

在國際科學周刊上這麼說,似乎有點危言聳聽,也略消極。但是,幾年來,國際範圍內培養的博士生已經明顯供大於求,也超過了學術系統的負荷。參與調查的年輕科學家們都充滿熱情,很有天賦,但他們中真正能進入科學界大門的少之又少。而那些能「成為科學家」的人里,又有很多人會簽一份又一份的短期合同,漸漸迷惘,最後萌生轉行的念頭。

《自然》雜誌之前也說過,博士生和博士後如果不走學術道路,進入其他行業,也是極好的。很多人在進入不同行業之後,也發現挑戰和回報都是類似的。當然,大量接受過良好教育和學術訓練的科學家如果進入其他行業,把他們科學的懷疑精神和對證據的尊重帶到社會的方方面面,對於科學和社會整體而言也是有益的。而且,年輕的科學家越能現實地看到現狀,越早看清自己的職業道路就越好。因為此時他們還有時間去調整自己的目標。那為什麼科學界的人將這樣的現實當做難以言說的秘密呢?

從豐富的職業選擇中獲益的,不只是大學本科生。

《自然》雜誌的調查顯示,有三分之一的受訪對象跟自己的博士生導師在職業方面的交流效率不高。當他們討論未來發展可能性的時候,非學術性工作一般很少討論到,也似乎不太重要。接近三分之一的學生在「自己的導師在非學術性職業方面給出了有益建議」都選了「不同意」或者「強烈不同意」。這跟《自然》雜誌2015年做的博士生調查結果是相同的。如果你是一名博士生導師、或者認識博士生導師,希望你在這方面出一份力,讓這個比例降下來,讓2019年的調查結果不再有大量學生強烈反對這句話。導師們都是大忙人,但是他們在學生面前,通常都是大學或者學術系統的「臉面」。因此,學生尋求指導,肯定會想到導師。至少,導師也應該讓學生到大學職業服務中心去問,而這個組織也應該更多地關注學術界之外的職業選擇。從豐富的可能性中獲益的,不只是大學本科生。事實上,研究生可能需要更多關注和建議,因為很多人,包括研究生自己,都認為他們走學術道路已經是穩穩噹噹的了。

2017調查的結果中,還有一點值得注意:精神健康問題。超過25%的受訪者認為精神健康是一個需要關注的領域:這其中有45%的學生曾經因自己讀博士感到焦慮和抑鬱,並且尋求過幫助;三分之一的學生說,自己的學術機構提供了有效的幫助(也就意味著剩下三分之二的人沒有得到有效幫助)

讓人擔憂的是,有5%的學生說,沒有任何可得的援助。由於很多國家沒有提供精神健康方面的支持,這也間接說明,教育系統中的年輕人比其他人更有可能接觸到精神健康方面的服務。

年輕科學家們未來不都能走上學術道路,好在他們並沒有停止對學術的追求,這對科學而言是件好事。調查結果中有一點相當驚人:接近80%的受訪者未曾後悔過自己讀博士的決定。這就反映了他們當中,有很多人都有大好的機會,能接觸到良好的設施,對自己接受的指導也是滿意的。就像足球運動員那樣,只有一部分人會成功,這部分人會進入學術領域發展自己的事業,會發現自己的選擇是有回報的、也讓他們滿意。但是剩下的大多數人,還是得有人告訴他們未來可能出現的情況,他們做好心理準備。


延伸閱讀

火星研究或找到生命起源的線索

繪製癌前基因組圖譜,追蹤早期癌症跡象

慶萬聖節NASA推宇宙聲波專輯 編出22首「歌」

閱讀困難不是笨!腦部形成「鏡像」圖案會降低理解力

印度發現了體長近20英尺的巨型史前「海怪」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