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AI 入侵,腦機互聯,我們的大腦將進化向何方?


2018年1月12日01時 今日科學 極客公園
極客公園

摘要:被朋友圈腦齡測試刷屏之後,你更應該聽聽認知神經科學的開創者如何描繪我們的大腦未來。

麥可·加扎尼加(Michael S. Gazzaniga)教授不會想到,他在 50 年前的研究成果在中國被一則小程序瘋狂傳播。

不久前,一款名為「這個男人的眼睛在一條直線上嗎?」的測試刷爆了微信朋友圈——程序號稱能夠給出答題者左右腦分別的理論年齡。很快,這就被發現這不過一場是隨機生成數字結果的代碼把戲,和腦科學沒半點關係。

這則「騙術」的真正理論基礎,則來自於人們熟知的「左右腦分工不同」的科學常識。

這就是加扎尼加教授與神經認知科學的故事。

奢侈的實驗,與費曼的「邀約」

1960 年代,加扎尼加從達特茅斯學院畢業後,來到加州理工學院,成為當時神經學領域的知名專家,羅傑·斯佩里的學生。

在斯佩里的指導下,加扎尼加開始對做過胼胝體橫切術的病人(裂腦人)進行研究。通過這些研究,團隊獲得了關於人類左腦和右腦功能和關係的知識,並最終幫助加扎尼加的導師,羅傑·斯佩里在 1981 年拿下諾貝爾醫學獎。

上世紀 60 年代的加州理工學院能人輩出,尤其在生物學領域誕生多個諾貝爾獎得主。師從羅傑·斯佩里的加扎尼加在學院中雖然只是新人,身邊卻圍繞著一群享譽全球的頂尖專家。據說,在一個 Party 上,物理學界的傳奇人物理察·費曼在得知加扎尼加在研究人類大腦後,告訴後者「你可以拿我大腦做實驗(裂腦手術),但必須保證我在手術之後還能繼續搞物理」。

加扎尼加和同事了解到左腦和右腦的秘密:左腦負責邏輯思考,表達語言,即便左腦與右腦失去聯繫,病患的智商也不會受到影響;右腦則是藝術家,能敏銳感知圖像和空間。「左腦邏輯,右腦藝術」的理論因此成為常識。

麥可·加扎尼加博士

圖片來源:Center for Brain Health關於大腦的正確答案

在獲得關於左腦和右腦的相關認識後,加扎尼加並未停足,他苛求著關於人類意識更多的答案。20 世紀 70 年代末期,加扎尼加聯合心理學家、語言學家喬治 • A • 米勒(George A. Miller),共同創立了認知神經學這門學科,試圖通過心理學和生物學的聯姻來解答更多、更複雜的問題。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加扎尼加和其他相關科研人員的研究顯示,大腦的運作模式是固定不變的:左腦半球在其接收信息的基礎上編造出條理清楚的故事,並告知人的意識。日常生活中這個過程不斷在上演,大部分人都有這種行為,比如偷聽到別人閒話的片段,然後用自己的揣度把故事補充完整。

大腦中各種聲音吵吵嚷嚷,卻依然能保持一致,其原因就在於左腦半球中某個模塊或是某處網絡一直在滔滔不絕地敘事。

加扎尼加說:「我花了 25 年,提出了正確的問題,並且找到答案。」

腦神經科學的王

加扎尼加的聲望並沒有停滯於臨床以及基礎科學研究的圈子,在對於社會公眾的神經科學常識普及領域,他也是一位明星科普作家。

1985 年,他出版了《社會性大腦:發現心智的網絡》一書,對大腦功能偏側性的特徵以及大腦兩半球之間的關係進行了通俗易懂的闡釋;1988 年,《心智問題》(Mind Matters)一書,成為窺探心智紊亂問題的入門作品;1992

年,出版的《自然界的心智:思維、情緒、性別、語言以及智能的生物學根源》,收穫了紐約時報如此的讚頌:「對腦科學研究來說,此書所做的研究堪比史蒂芬·霍金的研究之於宇宙論」。

1995 年,加扎尼加出版了自己的里程碑式著作《認知神經科學》(The Cognitive Neurosciences),對九十多位科學家的工作進行了系統總結,被譽為認知神經科學領域的資料庫。

11 月 12 日,加扎尼加將來到極客公園前沿社舉辦的近場研究活動,與前沿社會員分享目前腦科學領域的最新進展,探討腦科學未來發展的節點,以及人工智慧、腦機接口等行業的應用前景,揭示未來人腦的進化方向,以及對人們學習模式所產生的改變。

如果對活動感興趣,請掃描下方二維碼,報名參加活動。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責任編輯:劉鵬

本文由極客公園原創

轉載聯繫 zhuanzai@geekpark.net


延伸閱讀

高科技材料可以讓客機飛行速度超過每小時4000英

研究發現過去27年飛蟲減少了四分之三

6種怪異的遠古生物,第4種和恐龍同存,20多年前

科學家發現讓人類變聰明的基因<並不簡單>

中紅外雷射陶瓷研究獲進展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