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中國人的祖先從哪來?

1月
12
2018

2018年1月12日02時 今日科學 知乎專欄

知乎專欄

世界民族之林中,中華民族似乎顯得太特殊了,如此的古老、複雜、龐大,今天的我們常常會面對這樣的問題:什麼定義了我們,又定義了中華民族?

是膚色、飲食習慣還是所謂的血緣?我們祖先到底經歷了怎樣變遷的歷史?黃皮膚和中國胃是文化的錯覺,還是隨著血脈世代相傳的?

與其說本期節目是在回答「我們從哪裡來」,不如說是在回答「我是誰」——我們將在基因的層面上,與你一起探討中國人的獨特身份。

本期內容特別感謝來自 @各色人類研究中心 的學術支持。

以下為視頻文字稿:

全球化是二十世紀後半葉才出現的詞,不過人類歷史上最攝人心魄的全球化進程發生在6萬年前,我們的智人祖先走出非洲,然後很快的遍布世界。但在現代智人之前,直立人和早期智人早已多次走出非洲,在世界各地繁衍生息。

我們的祖先在西亞遇到了已經在大陸上開枝散葉的尼安德特人。又在100多代之後,可能在南亞遇見了丹尼索瓦人。這些古人類與我們的祖先大概共存了3萬年。他們不僅互相捕食,還互相通婚。每個人身上都會留下大概2%~4%的尼安德特人基因,並帶來不少麻煩,二型糖尿病、血栓、抑鬱症和尼古丁成癮的風險基因,可能都是他們留下來的。

丹尼索瓦人的基因則主要出現在亞洲。87%的藏人都攜帶一種來自丹尼索瓦人的EPAS1基因,其作用是在人體血氧降低時促進血紅蛋白合成。在漢族人群中,這個基因的頻率只有5%。

我們的祖先在4萬年前到達了東亞,並開始了大範圍的遷徙。可以推測,這種遷徙與氣候緊密相關。2萬年前,末次冰期的活動到達鼎盛,海平面比現在低100多米,一部分人從北極圈一帶往南,沿庫頁島、北海道進入日本。同時,另一撥人從與朝鮮半島相連的日本南部進入。

1萬年前,冰期的消融帶來了更適宜農業發展的氣候。東亞人馴化了大米和小米,豐富了我們的餐桌,這些食物進一步塑造了我們的基因。酒精在人體內會先快速分解成有毒的乙醛,但好在人體內有一種酶可以加速將乙醛轉化成無害物質,可要命的是,一部分東亞人體內缺少這種酶,他們不但享受不到飲酒的樂趣,還要承受更多醉酒的痛苦。

牛奶有助於緩解宿醉,但幾乎所有東亞人都難以消化牛奶中的乳糖。多餘的乳糖會被腸道細菌分解,產生氣和水,也就是漲肚和腹瀉。但我們在吃上也不是一無是處。歐美人無法消化海帶、紫菜中的多糖。但東方人胃中有一種神奇的益生菌,它們在進化過程中可能捕獲了某種海洋微生物消化海藻的基因。

回到人類遷徙的故事。雖然可以確認東亞人種的祖先是沿著海岸線從東南亞進入中國的腹地。但考古遺蹟顯示,締造了中原文化的祖先應該是從遼西走廊南下遷居中原的。也就是說,我們的祖先是先從南往北,然後折返回來,在5000年前,他們是中原的外來戶。

和西方人相比,少數幾個基因突變賦予了我們祖先一系列體質特點,大汗腺分泌物減少,表現為干耳垢、體味較輕、泌乳量下降;同時汗腺密度增高,頭髮密且直,鏟形門齒,出生的嬰兒屁股上有青紫色胎斑。

但這些特點究竟是我們祖先經過東南亞時為了適應熱帶氣候,還是為了適應東北亞寒冷環境演化出來的機制,目前仍有爭論。

以膚色為例,北方人的膚色較淺,是因為某個和色素沉著相關的基因突變造成的。這一基因在日本人和韓國人中也有分布,但在南亞人群中就沒有。淺色膚色可以幫助我們在光照不足的情況下合成更多維生素D,北歐人這一點最明顯,不過影響歐洲人色素沉著的基因變異和我們並不相同。

當燦爛的中華文明在黃河和長江流域逐漸成型,基因的流動卻並沒有停止。經過貿易與征伐,西北、北方和西南,不斷有民族匯入我們。從永嘉之亂開始,中華民族熔爐中又不斷加入高加索、通古斯和南亞的基因,成為我們血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從基因的角度看,我們每個人都是大拼盤,你在自己身上,很可能發現代表其他族群的DNA片段。這些片段不僅記錄了你祖先曾經生活的地方,也記錄了人類進化史,賦予了此刻你身體獨特的功能,影響了你的行為和喜好。DNA測序技術的發展,為普通人提供了解這一切的方便形式:只需你提供2ml唾液,提取口腔上皮細胞與白細胞DNA,就可以用這些數據重新回答「我是誰,我從哪裡來」。

你會發現,一張中國地圖可能不夠大,你的DNA中有更廣闊的世界。這就是各色人類研究中心正在做的事情。


延伸閱讀

它們令人膽顫! 世界上幾種怪異蜥蜴

青銅時代的奇蹟:所有鐵器均由隕鐵製成

我國率先完成菊花全基因組測序工作

《科學》雜誌:中國學者在新疆發現數百枚翼龍蛋!三

我們生活在多維世界裡,看到的卻只是三維空間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