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科學家與科幻作家"頭腦風暴" 未來,《阿凡達》的世界將不是科幻

1月
19
2018

2018年1月19日23時 今日科學 未來網

未來網

從左至右分別為夏笳、王皓毅、丁洪、劉紅、劉慈欣

四川在線消息(記者 余如波 攝影 郝飛)三位科學家、兩位科幻作家,這樣5個人組成的陣容,究竟能碰撞出怎樣的"頭腦風暴"?11月11日上午,一場以"科學與科幻的相生相伴"為主題的跨界對話,在2017中國科幻大會和第四屆中國(成都)國際科幻大會開幕式後舉行。

跟隨嘉賓的你來我往,現場聽眾開始了真實與幻想之間的精神之旅:星際旅行中的生命保障如何完成?超導體研究能否產生"阿凡達"世界?基因編輯技術將帶來哪些福音和困擾?科學家與作家共同"仰望星空",給未來世界設想種種可能。

最有趣的科幻,探討人性的變與不變

丁洪,北京凝聚態國家實驗室常務副主任、首席科學家;楊紅,"月宮一號"總設計師、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王皓毅,中科院動物研究所基因工程技術研究組組長。三人身份不同、研究領域不同,卻都是台上另一位嘉賓、科幻作家劉慈欣的讀者。

再加上擔任主持人的科幻作家夏笳,這場跨界對話從一開始便進入正題。劉慈欣的《流浪地球》《三體》等小說中,經常涉及人類進行星際旅行的情節,這讓目前正在研究"生物再生生命保障系統"的楊紅很感興趣。"我們把生物技術和工程控制技術結合在一起,構建一個由人、植物、動物和微生物組成的閉環生態系統。人生存所需要的氧氣、水、食物循環再生,產生的廢物循環處理再利用。"今年5月10日,"月宮365"計劃正式啟動,8名志願者將進行為期一年的密閉實驗,保障"月宮一號"實驗艙正常運行。

談到劉慈欣的科幻小說,劉紅覺得,其中對物理背景的描寫比較細膩和具體,到生物的時候相對概略一些,"可能跟專業背景有關"。"科幻小說,一定得是理工科背景的作者來寫,加上充分的寫作能力和想像力,這樣才會取得比較好的成就。"

不過,王皓毅的觀點卻不盡相同。"我覺得科幻作家首先是作家,作家是為自己寫作,不是為某一個專業寫作。"他覺得,科幻作家不需要特別精深的知識,寫的東西符合基本常識即可,在這個基礎上進行無限想像。"任何作家寫的都是人性,所以科幻題材最有趣的,就是把人性哪些東西可以變、哪些東西不能變拿來進行探討。"

口出此言,也跟他從事的專業有關。作為一名基因工程技術研究者,王皓毅的領域面臨不少倫理困境。"如果未來我們真的去改造自己的基因,我們就成了不同的物種,就脫離了自然選擇,這樣做的長期結果很難預料。"據他透露,目前該領域有一個共識,對於能傳導到下一代的基因編輯,只能作為科學研究,不能投入實際應用。

實驗室里的工作,很多是"科幻進行時"

如果就此認為王皓毅只能"束手束腳",那就大錯特錯了。實際上在他看來,實驗室里很多工作"已經超越科幻了,或者至少是科幻進行時"。基因工程技術的要點,就是定點、精確地修改基因組,而據王皓毅介紹,這可以應用到世界上大多數的物種,包括人類自身。"我們現在還不能說完全能『造物』,但是至少可以編輯。"

這能帶來什麼好處?"單基因導致的疾病,會有治療的可能性。或者說給一個細胞植入某種蛋白,它就會特定地去攻擊、抑制其他細胞,為疾病防疫帶來新途徑。"不過王皓毅坦言,儘管技術層面日趨成熟,難點卻在於理解其如何運作。"人有2.5萬到3萬個基因,如果我們改變了其中一個,它在整個系統中會怎樣產生影響?"

作為凝聚態物理學家,丁洪的超導體研究遠景,直接瞄向電影《阿凡達》構建的潘多拉星球。"現在已經進入高溫超導時代,但是『高溫』只是相對於低溫而言。我們還只能在100多開爾文,也就是零下100多度實現超導,室溫是我們的終極目標。"丁洪說,一旦實現,《阿凡達》中懸浮的群山便不是夢,人類將進入一個"科幻時代"。

劉慈欣現場"大開腦洞",開始暢想科學發展如何輔助"地外生活"。"我覺得要實現星際旅行,建立一個理想的生物圈,把三位研究的課題結合起來更好。"他表示,合理的基因編輯,能夠讓人、動物、植物和微生物適應"生物再生生命保障系統"的環境;而通過超導體磁場約束的核聚變反應堆,則可以為這一系統提供能量。

這一的"即興發揮",讓劉紅很是激動。"之前我們寫科普,發現不夠吸引人,所以就用故事把科普串起來。我寫了一個太空生存的科普小說,今年年底會出版。"不過她覺得還不夠,希望通過與科幻作家合作,把腦洞開得更大一點。"我的目的只有一個:讓青年人接受這些知識,啟迪他們投入到科學研究、科研開發、科技創新中去。"


延伸閱讀

如果地球體積變大一倍, 會發生什麼奇特的現象?

蘇州生物樣本庫遷建啟用 將儲藏600萬人的血清樣

探測器據木星頂層大氣4000公里時突然加速,科學

為什麼大熊貓800萬年都沒有滅絕?

2018年我國地區可見重要天象簡述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