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世界首例人屍換頭手術在中國成功實施,生命永恆真要成現實了麼?

2月
12
2018

2018年2月12日09時 今日科學 INSIGHT CHINA

INSIGHT CHINA

身患絕症,遭遇嚴重車禍,垂暮老年……想活下去,該怎麼辦?沒事,給腦袋換個新身子就行了。這種以前只會在科幻小說和電影中上演的橋段,最近似乎有成真的跡象。前不久,義大利和中國醫學家聯合宣布,人類首例屍體換頭手術宣告成功。究竟是怎麼回事?人真的可以「換頭」嗎?和主頁君一起來看看。

隨著現代醫學的發展,器官移植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每年,有很多患者通過更換新的腎臟或心臟,重新獲得新生。
但是頭顱移植,一直以來都被視為科幻和神話故事中才可能發生的事情。

1969年美國恐怖科幻電影《弗蘭肯斯坦必須被摧毀(Frankenstein Must Be Destroyed)》

而就在最近,事情似乎出現了一線轉機。

11月17號,義大利醫學家塞爾吉·卡納瓦羅(Sergio Cannavaro)宣布,世界首例頭顱移植手術在中國宣告成功。

究竟是怎麼回事?

卡納瓦羅是義大利的神經外科專家。在西方醫學界,他因狂熱地推崇「頭部移植手術(head transplantation)」而被人稱作「瘋子醫生」。

早在2013年,卡納瓦羅就在一次學術會議上豪言,他要成為人體換頭術的先行者;兩年之後的2015年,一位來自俄羅斯的 30 歲計算機工程師,自告奮勇成為了卡納瓦羅實驗的志願者。
這位工程師患有先天脊髓性肌肉萎縮症,自小全身癱瘓,且病情隨著時間推移還在不斷惡化。用他的話說,「除了換一個新身體,我已經無路可選了」。

當年7月,卡納瓦羅又遇到了一個同道中人—來自哈爾濱醫科大學的任曉平教授。任教授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外科專家,此前就因在小白鼠身上進行的換頭實驗獲得初步成功而廣受國內外矚目。
有了人選和合作夥伴,卡納瓦羅信心滿滿。當時他就宣布,最遲在2017年12月,他就會進行第一次手術。

本月17號在奧地利維也納的發布會上,卡納瓦羅回應了自己的承諾:首例人類頭部移植手術在一具遺體上獲得成功。在任曉平教授帶領下,醫生們經過18個小時的手術,最終成功將一具屍體的頭顱移植到了另一具屍體上。
「經過很多人的努力,最終,歷史性的一刻在中國發生了。」卡納瓦羅說。

任曉平教授也在採訪中表示,這項手術的成果已經在相關學術期刊上發表。下周他和卡納瓦羅將透露更多的細節和成果。
本次試驗成功後,兩人的下一個目標是進行腦死亡患者(也即植物人)的頭顱移植。最終實現活人的換頭手術。

更換自己的器官,是人類一直以來的夢想。清代蒲松齡所著《聊齋志異》中,就有秀才被判官換了個心臟以後高中舉人的神話故事。
進入近代,隨著對人體研究的深入和現代醫學技術的發展,人體器官移植開始成為可能。
1954年,首例肝臟移植手術在美國宣告成功,志願者是一對雙胞胎。

1981年,史丹福大學醫學院成功進行首例心臟和肺移植手術。隨後,器官移植逐漸成為主流醫療方法,可移植器官越來越多。2013年,瑞典一位女性成功接受子宮移植手術,並在術後第二年誕下一個嬰兒。
人們自然會想到大腦是否也可以「換家」。事實上,很早以前就有科學家進行相關實驗。
1954年,前蘇聯外科醫生 Vladimir Demikhov

把一隻小狗的前半身嫁接到一隻大狗身上,並嘗試了多次。儘管這些「雙頭狗」奇蹟般活了下來,但全都沒有撐過6天。

1970年,美國醫生 Robert White 將一隻狗的大腦取出,移植到另一隻狗身上。術後腦電圖證明被移植大腦工作正常。這一實驗證明大腦移植不會產生排異反應(即身體免疫系統對外來器官的排斥反應)。

Robert White 教授

White 教授的團隊很受鼓舞,在同年進行了猴子的換頭手術,但由於沒有成功接通脊髓神經,猴子脖子以下高位截癱,9天後死於排異反應。
由於實驗屢屢失敗,加之相關技術沒有突破,頭顱移植實驗長期停滯不前。

2013年,任曉平教授的團隊進行了一次較為成功的小鼠換頭實驗。他們將一隻白色老鼠的頭移除,換了一個黑色的老鼠頭。儘管老鼠最長只活了一天,但換頭後的小鼠不依靠呼吸機就可以自主呼吸。

這是醫學史上首次成功的類似實驗,這一實驗也成了卡納瓦羅找到任曉平的契機。

與媒體一片喧囂熱議「人體換頭」不同,輿論中心的任曉平教授表現的比較冷靜和保守。
他在接受採訪時說,本次實驗的主要意義在於提供了類似手術的原則,操作流程,解剖結構方面的經驗。距離真正進行人體試驗遙遙無期,更不用提進入臨床了。

有媒體報導「換頭術成功率達90%」,任曉平回應稱過於誇張。「大概做了1000隻小鼠的實驗,換頭後成活率也就是30%-50%。」對於何時才能進行真正的人體換頭手術,任教授表示「無法確定」。

事實上,醫學界目前也普遍認為,換頭手術所需的關鍵技術仍然非常不成熟。

切下的人頭該如何保存;如何解決腦部失血問題;中樞神經,周圍神經和脊髓神經如何連接,如何化解排異反應等等,眾多難題擺在科學家面前有待解決。

長遠考慮的話,人體換頭也面臨較為棘手的倫理道德困境。如果一個人成功換了新的身體,他還是「他」嗎?理論上講,他體內攜帶的是另一個人的DNA,那麼他的後代還是他的後代嗎?……

但從好的一面來看,如果人體換頭術真的成熟,很多困擾人類多年的不治之症都會迎刃而解。
任教授也提到自從媒體報導後,他接到過許多患者的求助,包括高位截癱,癌症晚期,殘疾等各種無法治癒,生存困難的疾病。如果能夠移入一個新的身體里,對於他們來說,無疑是人生新的希望。

無論如何,每一次科技的進步,都會伴隨著人類的發展和新的問題的產生。究竟是福是禍,是天堂還是地獄,只有時間才能回答。
就目前而言,我們還不用為此過多期待或過多擔心,大膽探索,但不要忽視風險,就好了。

(參考書目:趙思家《換頭術 2017?》)

本文系原創稿件,歡迎更多有想法的出國黨小夥伴們向主頁君的郵箱:weinsight@163.com 投稿,主頁君每天都會查看的哦!歡迎分享到朋友圈,INSIGHT

CHINA 誠意推薦


延伸閱讀

液比黃金還貴,如今幾乎瀕臨滅絕?國內餐桌也曾出現

你「貼」的上嗎?——貼片焊接方法簡介

視頻|揭開金字塔之謎?科學家用宇宙射線在胡夫金字

貝加爾湖現132隻死海豹 湖水污染問題令人堪憂

新式透明電池板引領太陽能未來潮流 可滿足整個美國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