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驚了!世界首例人屍換頭手術在中國成功


貓眼看人一份有深度、有視野、有情懷的文化讀物這裡的文章,每篇都值得一讀! 歡迎持續關注和分享人類真的能換頭了嗎?據英國《每日郵報》月日報導,義大利神經學家塞爾焦·卡納韋羅(S C)當天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世界第一例人類頭部移植手術已經被他在一...

2018年2月12日11時24分 - 今日科學 / 貓眼看人

貓眼看人

一份有深度、有視野、有情懷的文化讀物

這裡的文章,每篇都值得一讀! 歡迎持續關注和分享

人類真的能換頭了嗎?

據英國《每日郵報》11月17日報導,義大利神經學家塞爾焦·卡納韋羅(Sergio Canavero)當天在奧地利首都維也納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世界第一例人類頭部移植手術已經被他在一具遺體上成功實施,而實施手術的地點正是在中國。

卡納韋羅表示,經過長達約18小時的手術,他與中國哈爾濱醫科大學的團隊成功將一具屍體的頭與另一具屍體的脊椎、血管及神經接駁。來自中國的任曉平教授參與指導了這次手術的進行。

任曉平和卡納維羅

卡納韋羅表示會在數日內公布實驗完整報告,包括手術程序和實施移植的時間表,以提供足夠證據證明手術是真實可靠的。

卡納韋羅說,人人都認為不可能的事,現在發生了。

兩年前,卡納韋羅就宣布,準備為患有脊髓性肌肉萎縮症的俄羅斯人斯皮里多諾夫實施第一起換頭手術。

但因為歐美科學機構及美國當局都不支持爭議性的手術。斯皮里多諾夫目前仍在接受傳統治療方法。

大約在一年前,卡納維羅和他的團隊稱他們在小狗身上完成了換頭實驗。實驗結果顯示,狗的脊髓切斷之後可以再重新連接起來,這隻狗在脖子斷掉及癱瘓了三個星期之後,又能重新行走和搖尾巴。

而國內,哈爾濱醫科大學的任曉平教授及其研究團隊已在實驗室中通過動物實驗對「頭身重建」(換頭術的專業說法)開展了約3年的研究。

「在科研方面,一些國外教授在與我們合作,義大利的卡納韋羅醫生是其中之一。」

作為這項大手術的預演,卡納韋羅先前曾與任曉平的團隊成功為老鼠及猴子移植頭部。今年5月,他們成功將小鼠頭部移植到大鼠背部,前者的平均存活期為36個小時。

現在,人屍換頭取得成功後,卡納維羅表示,用於活人的實驗已「迫在眉睫」,下一步就將著手準備兩名腦死亡者之間的頭顱互換,最後一步就到活人換頭。

按照這位神經外科專家的設想,換頭手術是這樣的:

第一步,用於移植的頭部和身體將被冷卻到12攝氏度至15攝氏度左右,以減緩細胞死亡的速度。

第二步,患者和捐贈者的頸部將被同時切斷,大血管以人造血管連接。接著是切斷頸椎。

然後迅速將患者的頭部移植到供體的頸部,使用一種醫學「膠水」將脊椎連接到一起,將二者的肌肉和血管縫合起來。

在患者癒合的4個星期內還要用弱電流刺激頸椎內的神經,強化頭部和身體的連接。

卡納維羅說,一旦手術成功,患者將在理療的幫助下在一年內學會行走,並學著適應自己的新軀體,包括感受面部,甚至用原來的聲音說話。

如果換頭手術成功後,那人是不是就能「長生不老」了?

卡納韋羅表示,這是醫療領域的科研探索,而非致力於延長生命。

任曉平也指出,目前對於癌症復發、先天脊髓性肌肉萎縮症和高位截癱等頑疾沒有治療辦法。未來在突破一些關鍵技術的基礎上,為患有上述疾病但腦部健康者,移植軀體健康但腦死亡者的身體不失為一種有潛力的治療選項。

「如果真的未來能夠成功實施人類活體頭顱移植手術,這將改變一切。」卡納維羅在發布會上表示。

不過,「頭部移植術」仍是一個天大的難題。不僅在臨床技術上非常不成熟,而且在法律和倫理層面也根本無法達成社會共識。

《新科學家》雜誌曾經就此評論,先不談「身首異處」後頭部是否可能存活,「頭部移植」手術勢必引來極大的道德爭議。比如說,如果病人康復後有了孩子,那這個孩子到底屬於誰?此外,一具全新的身體也可能給病人帶來龐大的心理壓力

任曉平也指出,上述設想需要更多的實驗來實現,需要更多的資源和政策來支持。目前團隊的重點是力爭先行解決一些技術和有挑戰性的科學倫理問題,如果將來哪一天科研方面有了重大突破,或者說需要臨床研究了,才可能涉及人體。即使要做,我們國家也肯定有主管部門和相應法規來規範這麼大的項目,絕不是某位醫生或科研人員就能決定在哪兒做,給誰做。

總有種見證歷史的感覺,但這個發展到底是好是壞,還有待人類繼續探索和研究。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請長按下方圖片

識別二維碼 關注貓眼看人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