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大名鼎鼎的花菜界「袁隆平」:他研製的雜交花菜既美味又高產,你的餐桌上有沒有?

2月
13
2018

2018年2月13日01時 今日科學 上海觀察

上海觀察

在崇明中興鎮,黃成超可謂家喻戶曉:在這個花菜種植面積達2萬餘畝的「中國花菜之鄉」,菜農們提起黃成超就要豎起大拇指:「老黃可是咱們這兒研發新品種花菜的『袁隆平』啊,他研發的花菜種子,能幫助我們有個好收成、賣個好價錢!」

崇明區供圖

今年57歲的黃成超,和花菜結緣已近30年,如今每天的大部分時間都泡在花菜地里,腳踩套鞋、身著藍褂、手持捲尺,蹲在一棵棵花菜邊,在他那本已「飽經風霜」、發黃卷邊的「花菜農藝性狀記載簿」上詳細記錄株型、葉色、球型、整齊度、長勢等信息。

身為上海崇明花菜研發中心主任,黃成超一直潛心研究花菜雜交制種技術,今年初,「瀛松90」崇明本地松花菜(又稱散花菜、有機花菜)品種歷經8年終於研發成功,這種松花菜花球白、長勢快,畝產可達2500公斤,比其他松花菜產量高出四分之一,該品種上周剛通過新品種審定。如今,黃成超已培育了6個「崇花」雜交花菜優質品種,擴大了崇明花菜的良種覆蓋率。

老黃自己怎麼看待「花菜袁隆平」的雅號?「我離那種高度還差得遠吶,哪能算科學家,最多算個技術員,本質上就是個農民。只要能讓更多人吃到『美味高產』的新品種花菜,就是我最開心的事。」

17年試驗終於研發出自主花菜雜交良種

張峰/攝

在崇明,花菜常年種植面積近10萬畝,每年有幾十萬噸優質花菜上市。但長期以來,崇明菜農的花菜籽都得從外地購買,這些外地菜籽普遍存在水土不服、品質差的問題,崇明在花菜雜交制種方面的研究以往是一片空白。

1989年,為滿足農戶的需求,年輕的黃成超以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衝勁,萌發了研究花菜雜交育種的信念。「當時也沒細想,總覺得只要堅持下功夫,一兩年就可以成功了。」黃成超告訴記者。

不過,他徹底想錯了,雜交制種的難度遠比他想像的要大。最大難題在於親本提純,即首先得找到適合在崇明種植的花菜——花球要緊,顏色要白,心葉要抱合,耐寒性要好,然後找到優質的花菜父本和母本進行雜交,雜交生出來的「孩子」還需要試種三年以檢驗品質是否能保持穩定。最後,經過多重考驗的種子還得讓10到20戶人家試種,以檢驗花菜品種的穩定性、適應性、抗逆性和豐產性。

即使一切順利,這也是個需要耐著性子慢慢「磨功夫」的事。更何況,雜交制種的過程中常有意外情況出現:有些雜交組合,第一年培育出來的花菜不錯,第二年依舊,到了第三年的節骨眼上卻「變異」了,要麼花球小、產量低,要麼太過「嬌嫩」,一有風吹雨打就枯死。「每年,我試種的花菜品種組合都有幾十種,最多的一年足有上百種,光給試驗品種編號都能把腰給累彎咯!」

到1993年,黃成超的花菜雜交制種工作還沒有任何實質性進展。「不停的失敗讓我有了打退堂鼓的念頭,那年我不搞花菜了,有點『怕』了,就轉去研究茄果類蔬菜。」黃成超對記者坦言。不過,離開花菜地僅僅一年,他又回去了:「我想了又想,崇明的花菜種植面積太大了,老百姓太需要自主研發的花菜種子了,我不能半途而廢!」

這次回到花菜地里,黃成超做足了心理準備,他再也不像一開始那樣急於求成,開始潛心搞研究。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上千次反覆試驗,黃成超終於完成了崇明花菜種源的收集與提純復壯工作,較大幅度提高了崇明花菜常規品種的純度,有效擴大了崇明花菜的良種覆蓋率。更為重要的是,他先後選育出「崇花1號」、「崇花2號」、「崇花3號」三個雜交花菜新品種,並於2006年10月通過了上海市農作物品種審定委員會的審定,填補了崇明無自主花菜雜交良種的空白。這一年,距離1989年已整整17年。

培育種子之外,還常為菜農做輔導

張峰/攝

繼選育出「崇花1號」、「崇花2號」、「崇花3號」三個雜交花菜新品種後,黃成超選育的「崇花4號」和「崇花5號」也在2010年通過了審定,這讓黃成超無比欣慰。他在菜農間的名氣越來越響了,他研發出來的花菜種子是響噹噹的「搶手貨」。如今,花菜研發中心雜交種子的年產量從十年前的幾公斤發展到了400多公斤,這些種子已在中興鎮、陳家鎮、向化鎮、堡鎮、港沿等崇明本地大面積推廣種植,近幾年,連江蘇啟東、海門、四川成都的種植戶和經銷商也紛紛前來購買。

2009年,湖北一家種子公司知道了黃成超的故事後,慕名前來購買花菜種子,但是當年只買了1包(每包10克,可種植約一畝地的花菜)。隨後的幾年,這家種子公司在黃成超這裡購進的種子越來越多,從10克變成5斤,又從5斤變成10斤、20斤、30斤。這家公司的採購員說:「經過多年的種植,黃主任的花菜種子在我們那裡已經有了名氣,大家到種子公司買花菜種,都點名要「崇花」系列的。」

黃成超不僅培育出了優質的花菜種子,還常常去田間地頭為菜農答疑解惑,每年他都要為村民作3到5次花菜種植輔導:何時播種最合適,什麼時候該種哪個品種……有一個夏日午後,忙活了大半天的黃成超剛坐下來休息會,

60多歲的菜農老沈急匆匆跑來:「黃主任,我家花菜秧全是黃葉,你去幫我看看吧!」黃成超二話沒說就出門了,原來,老沈地里的排水溝挖得太淺,積水導致秧苗發黃。黃成超讓老沈勤施一階段肥,挖深排水溝,沒過多久,花菜秧就都「康復」了。

「希望能收個心態好、能吃苦的徒弟」

這幾年,黃成超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崇明牌」松花菜的研發。松花菜的花型特別大,俗稱有機花菜,由於口感較鬆脆,很受上海市民的喜愛,很多飯店的推薦菜單里都有乾鍋松花菜。由於市場前景看好,松花菜的價格也比普通花菜要高。經過多年努力,暫定名為「瀛松90」的崇明產松花菜已於今年初研發成功,很快就能推廣種植。之所以叫「瀛松90」,是因為該品種的松花菜從移栽到採收大概需90天左右,長勢好、長得快,有望給菜農帶來更高收益。

在崇明花菜研發中心的幾十畝花菜大棚里,有三棚「太空菜」是黃成超的「得意之作」。2013年,聽聞「神舟十號」將發射升空,黃成超「腦洞大開」:經歷太空旅行中的真空、失重、輻射等情況,種子的遺傳密碼會否發生變化?是否可能產生新品種?他立刻通過相關部門,自費將4克花菜種子通過神舟十號「送上了天」。目前「太空菜」已經播進土壤試種,「它們生長力更強,通過進一步培育,也許會有『奇蹟』發生。」

黃成超說,幾十年奔波忙碌下來,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認,「畢竟還是老了」。在菜地里幹了近30年,高強度的雜交制種工作已經讓他感到有些吃力了。由於常年在蔬菜大棚彎腰作業,黃成超患有嚴重的肩周炎,嚴重時都沒法往左側躺。「而且,有時試種的品種較多,我也可能會犯糊塗,萬一搞錯幾個品種,幾年的研發工作可能就要前功盡棄了。我最大的夢想,就是能收個徒弟,讓研發中心的花菜種子一代代傳下去。」

不過,收徒弟並不容易。花菜種子從研發到最後成熟投產,少則六七年,多則十多年,很少有年輕人能耐住這份寂寞。而且,制種過程中常常要面對無數次的失敗,很多年輕人會被這些挫折「嚇跑」。「一定要心態好、能吃苦,這是我對徒弟的要求。在沒找到徒弟前,我還會繼續幹下去,爭取研發更多『美味高產』的新品種花菜!」


延伸閱讀

科學家研發了一條機器魚,融入了真實魚群而沒有被發

地球「脫氧」模式已開始,科學家:溫度上升10度,

11月28日,2017 MRS Fall Mee

玉扇株形似扇,形態奇特,葉色美麗,是一種珍奇的觀

人體直接暴露在太空中,會發生什麼?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