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我明確反對這種炒作

3月
06
2018

2018年3月06日07時 今日科學 觀察者網

觀察者網

「作為一名移植外科醫生,我是明確反對這種炒作的!」11月23日晚,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對澎湃新聞表示。

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 (資料圖,圖自新快報)

據澎湃新聞11月23日報導,近日,哈爾濱醫科大學任曉平團隊與義大利原神經外科醫生塞爾吉·卡納韋羅一年前在兩具遺體上進行「異體頭身重建」(俗稱「換頭術」)的解剖學研究,被誤讀為中國已經實施第一例頭移植,一石激起千層浪。雖然沒有給出具體的臨床試驗安排,但任曉平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顯示出對「異體頭身重建」技術的自信。

任曉平和他的義大利合作者塞爾焦·卡納韋羅。
(圖自中國科學報)

任曉平提供的手術設計方案局部圖 (圖自新華網)

對此,黃潔夫代表中國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全體專家表示:「中國絕對不允許這種臨床試驗在中國進行。」他提到,臨床頭顱移植違反了中國有關人體器官移植的法規,希望有關單位倫理委員會起到應盡的責任。

在技術上,頭移植既面臨脊髓切斷後重生的世界級難題,也無法解決缺血狀態下大腦保存的問題。尤其是脊髓修復問題。中樞神經是人體內被認為是不能再生的組織,脊髓損傷是人類目前無法有效修復的組織。

儘管任曉平和卡納韋羅提出用聚乙二醇(PEG)來融合被完全切斷的脊髓,但主流學界並不認可。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佩恩移植研究所教授亞伯拉罕·沙凱德曾比喻,這就「好比大西洋的海底電纜斷了,有人說拿不乾膠就能把它黏好重新使用一樣。」

「現在世界上有成千上萬的脊髓損傷的病人均處於失能狀態,從事所謂頭移植科學家為何不拿出能修復中樞神經損害的實驗證據?為什麼不拿出一個成功的動物實驗證據?」黃潔夫說。

頭移植面臨的不僅是技術上「不可能」,更有醫學倫理上的嚴峻挑戰。「肝移植是給肝功能衰竭的病人,腎移植是給腎衰竭的病人,換了肝、腎,他還是他自己。但換了頭,他是誰呢?」 黃潔夫說,頭移植在倫理上是不允許發生的。

黃潔夫還告訴澎湃新聞,就此事,他接到了一些世界移植領域權威專家的電話,他們建議黃潔夫告訴媒體,「不要為這種十分粗糙的實驗將中國的移植事業拖進一個世界上十分有爭議的旋渦。」

「我國的器官移植事業剛走出一個低迷的階段,現在己經為世界移植界讚譽為中國器官捐獻與移植的『中國模式』,我國公民身後捐獻器官成為唯一合法來源,肝、腎臟、心、肺與小腸移植技術已經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現急需培養一大批德藝雙馨的移植醫生,推進公民捐獻大愛精神,要靠無可爭辯的倫理學方式走近世界移植事業舞台的中心。每一個移植醫生都應該愛護國家的聲譽。」黃潔夫對澎湃新聞表示。


延伸閱讀

每天一份綠葉蔬菜可以使大腦年輕11歲?

為世界末日籌備的糧倉長啥樣

花豹能虐藏獒? 還是藏獒能秒殺花豹

減肥茶真的能幫助減肥嗎?

木星釋放能量超過吸取的能量,科學家:木星可能演變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