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換頭術讓人重生?權威專家三大理由反駁:不可能,換頭不是換燈泡

3月
10
2018

2018年3月10日12時 今日科學 中國青年網

中國青年網

換頭術,成為了近期受到極高關注的一條消息。

今年11月17日,據外媒報導,卡納維羅在奧地利維也納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宣布:經過18個小時,世界第一例人類「頭部移植手術」已經在遺體上成功實施。卡納維羅稱,本次手術成功連接了兩具遺體的脊椎、神經和血管,研究團隊「即將」為頸部以下癱瘓的活人做移植手術。

這次卡納維羅所稱的「換頭術」由來自哈爾濱醫科大學的任曉平教授團隊完成。主刀者任曉平本周對媒體表示,手術是去年11月底進行的。他強調,這次完成的是一例人類頭移植外科手術模型,只是一次醫學實驗,不能說「成功」,應該說是「完成」了實驗,希望用實驗「完成」來表述,但也是一次重要突破。

▲卡納維羅在發布會上 圖據《衛報》

實際上,早在幾年前,換頭術就已經進入公眾的視線——

2013年6月,義大利神經外科專家塞爾吉奧·卡納維羅發表了一篇論文,稱他將進行一個「換頭術」大項目,首字母縮寫連起來叫「HEAVEN」,因此又被稱為「天堂」項目。

2015年,卡納維羅和他的首位志願者——俄羅斯男子瓦列里·斯皮里多諾夫,向眾人宣布他們將在兩年內進行世界上首例換頭手術的消息,瞬間轟動全球。

▲瓦列里?斯皮里多諾夫

但是,今年4月卡納維羅醫生在接受《OOOM》雜誌專訪時稱,首例換頭手術將在中國進行,並且承認首位接受換頭手術者並非是瓦列里·斯皮里多諾夫。斯皮里多諾夫也在早前接受紅星新聞專訪時表示,因為資金問題,無法在俄羅斯完成換頭手術,而自己也將接受傳統治療方式。

從卡納維羅宣布將進行換頭手術的那一刻起,這個話題便一直飽受著爭議,直到今天,眾多醫學界專業人士依然認為換頭術是不可實現的。

這次實驗手術究竟是一次怎樣的突破?

這次換頭術,距離最終實現人類換頭重生還有多遠?

11月23日,曾被《發現》雜誌選為2008年科學界十大最有影響力的科學家之一的阿瑟·卡普蘭博士接受了紅星新聞採訪。他表示:「這次的手術並不能證明什麼,因為僅僅完成了『連接』,並沒有解決脊髓神經的問題。」

至於換頭術究竟能否實現?

卡普蘭教授稱,他的想法和眾多神經學專家及醫學界人士一樣,換頭術並非永遠不會實現,但至少現在以及不久的將來,都不可能實現。

▲2015年,卡納維羅(左)和瓦列里(右)曾宣布換頭術計劃

卡普蘭教授接受紅星新聞專訪

闡述了三大「不可能」原因

●原因一:缺乏前期實驗成果的支撐

作為現任紐約大學醫學院醫學倫理學主任、著名器官移植專家,卡普蘭博士告訴紅星新聞,到目前為止,甚至沒有在動物身上進行完整實驗研究的數據和結論,以支撐頭部移植手術可行性的論斷。外科手術研究沒有在動物身上實驗成功之前,是不應該在人體上進行試驗的,他表示:「他(卡納維羅)應該通過讓接受移植的動物存活一年以上來證明,他真的掌握了頭部移植手術。」

2016年,卡納維羅聲稱已成功對猴子進行了頭部移植。但是真的成功了嗎?卡普蘭博士指出,雖然手術成功對猴子的頭部進行了移植,但它並沒有成功恢復意識,最終這隻猴子也僅存活了20個小時。並且在這次實驗中,並未涉及任何脊髓神經重新連接的嘗試,因此即使猴子長期存活,它也會終身癱瘓。

與卡普蘭博士持相同觀點的還有英國卡迪夫大學神經學博士迪恩·伯內特,他在自己的《衛報》專欄中指出,今年5月卡納維羅還曾宣稱團隊成功在老鼠身上進行的頭部移植手術。但這次手術的實質是什麼?是將一隻老鼠的頭部切下來移植到另一隻老鼠身上,但同時這隻活著的老鼠仍然保留著自己的頭。伯內特博士表示,這個手術就是在一個健康的動物身上添加了一個毫無功能性的附屬部件。

▲老鼠的神經系統示意圖

而本次提到的「第一例人類頭部移植手術」,是在遺體上完成的。伯內特博士稱,這次手術或許很好地展示了如何將大量的神經和血管重新「連接」,但這僅僅是一個機體能夠進行正常運行的最低要求,接下來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一個生動而形象的比喻:你可以把來自兩輛不同汽車的半截車身焊接在一起,並稱之為成功。然而,一旦你轉動車鑰匙點火,所有的一切都會被推翻。

伯內特博士稱,也許能夠低溫保存頭部和重新縫合的技術具有一定的科學價值,但要達到在接受手術後可以使身體機能完全正常的目標,還相距甚遠。

●原因二:最關鍵的核心問題一直被忽視

「換頭術」中最關鍵的技術是脊髓神經融合以及如何克服術後的排異反應。

紅星新聞查閱了關於頭部移植手術最新發布的論文發現,文中僅用幾句話討論了脊髓神經融合這一核心技術:「因為20分鐘後脊髓中的神經纖維會開始出現沃勒變性及末梢神經死亡,因此,任何時間上的失誤都將造成傷害。這種情況可以通過在供體和受體的最終融合處留出幾厘米長的脊髓,在正式開始融合前,再調節脊髓神經斷端的長度。」文中同時提到,在縫合脊髓神經時,會使用人體可吸收的、體感誘發電位的負壓引起器。

然而,真的那麼簡單嗎?卡普蘭博士稱,人的大腦有數百萬的神經末梢,不可能簡單輕易地重新連接。他向紅星新聞表示:「頭部移植手術並不像把燈泡換到一個新插座上一樣簡單。(誰知道)被移植的頭部對一個全新的身體和環境將做出什麼樣的化學及神經反應?」

卡普蘭博士和自己的團隊正在從事面部移植手術的研究,他表示,完成面部移植手術已經很勉強了,因為需要應對手術後面部出現的排異反應,更別說是人體的頭顱中上百萬細胞組織的反應了。

現在能夠明顯預判的問題是,被移植的頭部將面臨著新環境中完全不同的化學反應以及神經細胞輸入。卡普蘭博士稱,即使一個人能經受住免疫排斥存活下來,也會因為大腦無法適應新環境而發瘋。他指出,這是頭部移植手術最基本的限制因素。

對於脊髓神經融合的問題,伯內特博士也表示了自己的擔憂,他表示,人體並不能像積木一樣,從一個模型上取一塊安放在另一個模型上就能「修」好。即便是把同一個人的頭部與軀幹重新連接起來,也會產生很多障礙。

伯內特博士介紹,醫學界曾有成功將一個孩子嚴重受損的脊髓「重新連接」的案例,但需要指出的是,這個孩子的脊髓神經並非「完全切斷」,而是「受損」,這意味著,神經還有足夠的能力去修復和增強。除此外,接受手術的是神經系統仍處於發育狀態的小孩。這種手術的成功,已經是現代醫學的一個奇蹟了。他認為,將一個成人完全切斷的脊髓神經重新「連接」到另一個人身上,至少還需要實現「4個這樣的奇蹟」,這其中還沒有考慮細胞排異和人體免疫的問題。事實上,目前醫學界都還沒有解決如何修復受損神經的問題。

伯內特博士表示,目前為止,除了一些關於如何保護細胞組織和確保血液供應的象徵性說明外,卡納維羅還沒有給出任何可行的解釋或科學依據,表明他能夠克服這些障礙和問題。

而在本周的新聞見面會上,任曉平醫生也並未對脊髓修復做出解釋和回應。據新京報報導,任曉平醫生稱已找到了很好的解決方法,已相繼在小鼠、狗身上進行了脊髓損傷重生實驗,並播放了此前實驗的相關視頻。他介紹,實驗人員從狗的背部開始,進行脊髓全切斷,在切斷後立刻把它融合,融合的方式是用「特殊的化學藥物」——黏合劑聚乙二醇(PEG)。術後兩個星期,狗能很踉蹌地走路。術後兩個月,它開始能跑。

▲任曉平在發布會上否認自己做的叫「換頭術」 新京報報導截圖

但對於聚乙二醇是如何實現脊髓重生,任曉平反覆回應,「太專業了。」隨後,他解釋,聚乙二醇的作用是阻止細胞壞死、凋亡,也就是阻止鈣離子從細胞外流入細胞內,這樣可以在細胞凋亡前,把它融合。

●原因三:炒作大於實質性進展

對於目前的換頭術相關討論和進展,卡普蘭博士甚至在此前接受外媒採訪時直接表示這就是個「假新聞」。對於自己不好看換頭手術的原因,卡普蘭博士告訴紅星新聞:「如果他(卡納維羅)知道如何讓脊髓再生,那麼他應該先去醫治數百萬人脊髓損壞的人,幫助他們重新站起來,而不是一直吹噓頭部移植手術。從實際出發,如果有人成功證明了脊髓修復的可能,那將比頭部移植手術更有實用價值。除此外,他應該在真正的學術期刊上刊登成果,而不是開新聞發布會。」

▲義大利神經外科醫生卡納維羅(右)

「他還做了另一件事,那就是提供了虛假的希望。那些癱瘓的人,或是正在與疾病鬥爭的人會誤認為,也許可以進行頭部移植。但這對他們來說很殘酷,當(換頭)技術沒有最終實現時,他們會對此失望或感到憤怒,」卡普蘭博士補充道。

對此,伯內特博士也表述了自己的觀點,他稱自己並不清楚卡納維羅的信心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之上。至少從專業角度,到目前為止,關於「換頭術」還沒有發表任何有價值的學術文章。

他同時提到了自己的疑惑:「為什麼在告訴同行人士之前,要告訴報紙呢?如果實驗程序是足夠嚴格和可靠的,應該從數據上得到充分完整的反映。當科學家開始自我宣傳,卻拚命逃避專業審視時,從來都不是一個令人歡欣鼓舞的跡象。」


延伸閱讀

鴕鳥是世界上最大的鳥類?在這種史前巨鳥面前,其就

小時候常見又叫不上名的植物,終於知道叫啥了,太全

某些動物是否也有著類似人類的情感,科學界始終存在

天天喊補鈣,你知道「鈣」讓他費盡了多少心血

今日科技話題:成功發射試驗六號衛星、解析造血幹細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