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深層探索意識的本質,「我思故我在」並不僅僅屬於哲學領域!

3月
18
2018

2018年3月18日09時 今日科學 宇宙探索

宇宙探索

科學會改變一切,不僅僅改變我們周圍的世界,也改變我們的自我感官。很難用語言表達科學發現的影響多麼地深遠,首先,它們迫使我們拋開常識,當我們清楚又客觀地觀察人類,我們看到的是與眾不同的生物。我們生活,相愛,享樂,有時我們也違法法律或不守規矩。我們有希望,夢想和慾望。

但在我們尋找生命意義時,首先必須了解的是,這一切是否只不過是物理現象?

我們的整個宇宙根據自然法則運作,例如地心引力,一切都受控於這些法則,從原子的內部運作到巨大星系之間的碰撞。我們渺小的人類實在沒有理由會成為自然法則的例外,畢竟,我們是由相同的物質組成的,也根據完全相同的原則運作。

因此最大的挑戰是要闡明,人類究竟是什麼,我們微小又無足輕重的生命與創造我們的龐大古老卻又美麗的宇宙有何關聯,唯有如此,才能發現與我們的生命是否相關,甚至也許能發現那個意義是什麼。

第一個真正有進展提出這個爭議性問題的人,叫做勒奈-笛卡爾,也許你知道笛卡爾是現代哲學之父,但也有人認為他是科學的開宗之祖。

笛卡爾主張人類是由兩種不同的要素組成:肉體和意識,他畫了驚喜的人體解剖圖,並視人體為複雜的生物機器。但他確信人的意識是不一樣的。

他用一個簡單的假想實驗來證明,他努力想像自己沒有肉體,如靈魂一般飄來飄去,這個很容易做到,儘管有一點點奇怪。接著他努力想像自己沒有意識,但他做不到,畢竟沒有意識怎麼能想像任何事呢?

他用非常簡潔的一句話給出結論:我思故我在!

他認為意識與肉體基本上是不同的事物,但怎麼能找出它們如何相互連接,才是了解生命意義的科學基礎。而笛卡爾在這方面的想法也是領先於他的時代。他主張意識與肉體的連接點就在松果腺,那是位於脊椎頂端的一小片腦葉,儘管他並不完全正確,笛卡爾已經猜得很接近了。

如今我們知道,意識是由整個大腦所創造的,這個器官如此錯綜複雜,實在令我們嘖嘖稱奇。人類的大腦遠比你想像中更為錯綜複雜,但若並非如此,你也不可能想像任何事。

人類大腦包含了許多腦細胞,數目甚至比銀河系的星星還要多,約有上千億個。腦細胞連接在一起,彼此之間的連結比已經宇宙里的星系還要多。

大腦研究似乎應該歸類於神經科學,但因為大腦受控於基本作用力,例如電磁力,因此思考動作本身最終還是歸結到物理學,這是快速複雜的物理現象。對於不少物理學家來說,人類意識對他們而言是宇宙中非常奇妙的產物,唯有了解人類如何認知宇宙,才能發現其中是否存有任何意義。

古希臘人最先探討意識是否受到自然法則的支配,那是很令人不安的想法,因此被掩蓋了近乎兩千年之久,畢竟如果我們只是生物機器,也許生命並無意義,也許什麼意義都沒有。

所以科學家要鑽研人到底為何會有意識,而人類歷史上一個偉大的理論,進化論登場了。

我們都知道地球上的所有生物都是從一種複合分子演化而來,叫做胺基酸,這些分子隨機碰撞創造出最早的簡單生物。經過數十億年,這些生物演化得越來越精緻,一直到最後,複雜的多細胞生物有大腦的動物出現了。

複雜的動物需要大腦才能處理大量的資訊,它們需要對周圍環境作出反應,甚至提早規劃。動物對環境的察覺能力越高,就越能成功生存下來。到最後,察覺能力越來越強,某一種動物開始有自我意識,那就是我們,有自我意識的動物,因為演化而擁有意識能力的動物!

但這一切怎麼可能呢?生物結構究竟是如何得到思考的能力,感受的能力,以及為事物賦予意義?

要回答這個問題可不容易,但有些理論解釋了意識可能是如何形成的。

早在1970年代,一名叫約翰-康威的數學家有了意外的突破,他發明了一套「生命遊戲」,這個簡單的模擬展現了心靈這種複雜的事物可能原子一些基本法則。

這套模擬由網格組成,有點像一幅西洋棋盤,朝著四方無限延伸。網格中的每個方格,要麼是被點亮,他稱之為「活方格」,要麼就是黑的,他稱之為「死方格」!

至於特定的方格是死是活,取決於周圍其他八個方格的狀態(類似掃雷遊戲)。舉個例子,一個活方格周圍都沒有活方格,根據法則,它會死於寂寞。如果一個活方格周圍有超過三個其他活方格,這個方格也會因過度擁擠而死。

但如果一個死方格周圍有三個活方格,它就點亮了,也就是它就誕生了,變成活方格。

一旦設定活方格的起始狀態,並開啟啟動模擬,這些簡單的規則就會決定未來發生什麼事,而結果令人詫異!

隨著程序的進行,網格形狀自發地出現又消失,各種形狀在網格上移動,互相碰撞。各種物體,或者說是各種物種互相作用影響,有些甚至能繁殖,就如同現實世界的生命一樣。這些複雜的物體源自簡單的法則,法則並未包含移動或繁殖等概念。

因此我們可以想像,像生命遊戲這樣的東西,只要有一些基本法則,就可能產生高複雜的特徵,甚至是智慧,可能需要數十億方格的網格才行,但這沒什麼好驚訝的,我們的腦子裡可是有數千億個細胞。

因此,人類的意識與其所創造的意義或許就來自一個複雜的大型系統,且根據相當簡單的運行法則,也就是說,笛卡爾是對的,意識和肉體是不同的。身體和大腦是由實體物質構成的,而意識則是這些物質千變萬化下的產物,我們的身體就是硬體,而我們的意識則是軟體。

關注微信公眾號:yzdaquan,上千人一起探索宇宙奧秘


延伸閱讀

高科技材料可以讓客機飛行速度超過每小時4000英

機器人不會搶你女朋友,也不會搶你地球

5塊錢的牙膏和25塊錢的到底有什麼區別?你所不知

耶魯研究團隊利用遍地「硅藻」材料提升有機太陽能電

【rlyl物種說】今日--巴西笛鯛(Cubera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