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重建倫理,如何設計新生嬰兒?


2018年4月01日10時 今日科學 科技新發現
科技新發現

作為萬物之靈長,人類正深度地認識世界、改變世界,同時,把自己的視野拓展到整個宇宙,拓展到未來和歷史,但我們依舊憂心忡忡,因為人類還沒有辦法完全認識自己,尤其是在面對環境惡化、疾病泛濫時,生命又顯得非常脆弱。千古一帝康熙的願望是:向天再借500年,以匡扶政治,造福百姓,實現自己偉大的報復,但終難逃垂垂老矣之生命輪迴,勤奮地在皇位上壽終正寢;現代企業家、政治偉人也感慨時光太匆匆,台積電CEO張忠謀78歲回歸企業權力巔峰,試圖同三星、LG大戰千年,或者直接把7nm工藝再做精進,但誰都知道年齡和精力正困擾著台積電的未來,也困擾著張忠謀的人生;而老對手三星帝國前掌門人李健熙也遭遇重病,早已不能在會議室連續咆哮9個小時了…這些偉人改變了世界,卻沒能改變自己「垂垂老矣」的命運,他們渾身解數、一身本領,也沒能跑贏時間,於是,「寸金難買寸光陰」始終是不可辯駁的至理名言。

在現有的科技、道德倫理體系下,任何人都需要受到天然基因和外部環境的影響,要想要成為康熙、張忠謀、李健熙之類的偉人基本屬於小機率事件,而且還要受現有人類「壽命長度」之約束,縱然是廢寢忘食地工作,對世界的貢獻依舊有限,但若能跳出現有體系,編輯、設計基因,同時配合環境、生命體徵做基因修正,則能有效延緩細胞衰老、抵抗疾病,大大地延長人類壽命,只是在這樣的盛世來臨前,除卻技術上的突破之外,更需要重建人類倫理道德體系。

基因編輯,像設計服裝一樣設計嬰兒

老電影《侏羅紀公園》中,一位研究員將恐龍和青蛙的DNA混合,從而將已經滅絕的爬行動物帶到現實中。影片中的霸王龍,巨大而暴虐、面目猙獰,讓人回味無窮,但同時影片也傳達出一種靠譜的科學概念:生物學其實是一個可編程的系統,生物的DNA不僅可以通過雜交而結合改變,也能通過編輯技術進行升級改造,正如編寫計算機代碼一樣。歐美影片中的科學概念,向來不是導演們的胡謅,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科學界的研究動向,事實上,關於基因編輯術,生物業界早就有了一些喜人成果以及更狂野的科學構想。

要編輯基因,首先要能閱讀基因,早在2003年人類就已經有能力檢測基因序列,我們第一次有能力閱讀自己完整的基因藍圖,在隨後的十幾年,人類一遍又一遍地閱讀自己的基因圖譜,逐漸認識到基因同生命體徵的關係,且開始甄別出錯誤的基因,或者叫做「我們不想要的基因狀態」,但苦於無法編輯基因,更無法按照自我的想法修正之,於是如你所見,整個人類依舊沒有辦法享受「基因技術」可能會帶來的巨大好處,更尷尬的是,人類環境日益惡化,尤其是在中國,環境問題日益突出,安全的空氣、水、糧食都變成了稀缺資源,有專家警告,未來中國每8對夫妻中就會有1對夫妻無法生育,而因精神壓力、輻射等外部因素導致的胎停育、流產等情況比比皆是,參與一個生命的成長,養大一個健康的寶寶越來越成為一部分人難以完成的艱巨任務,與此同時,中國農村人的壽命正逐漸變短,越來越多的60歲人群因罹患腦出血、腦血栓而去世,平心而論,現代醫學面對腦部疾病時,依舊顯得束手無策,醫生更是無能之師。

要改變時下日益惡化的狀況,除卻保護環境外,更需要人類再全面地認識自我,從而完成自我修正,適應任何惡劣的環境。基因編輯術CRISPR被譽為21世紀最重大的生物技術發展,它研究的終極方向是編輯基因,精確地找到基因組中的錯誤,從而進行修復和修改。因人類基因非常複雜,CRISPR在成熟階段應該能像一個搜索框,自動掃描到缺陷基因組,再像剪刀一樣將其裁剪修改。我們不妨設想一下,當基因編輯技術成熟之後,我們再不用抱著「撞大運」的心態來獲得一個健康的天才嬰兒,而是能按照自己的要求設計嬰兒:把自己的缺陷全剪掉,把小鮮肉們的外觀基因、C羅梅西的運動基因、達文西的藝術基因,企業家們的商業基因全部融合到一起,也就是說,嬰兒尚未出生,父母就已經知道孩子的未來……這真是一件奇妙的事兒!

重建倫理,人類需要重新認識自我

顯然,基因編輯術有點天方夜譚的感覺,而它帶來的社會影響也是不可估量的,設計出來的嬰兒,不僅健康聰明,更有曠世偉才,壽命會無限延長,這樣他們無需向天再借500年,卻能毫不費力地兢兢業業工作千年。基於此,人類的社會生產力會取得超大幅度的進步,出現真正「高度發達」的狀態,更有可能一舉實現共產主義,而到了那個時候,現行的倫理體會被徹底推倒重建。

有些專家說:人類應該摒棄基因編輯術,因為這會引發社會的不公平,道德倫理體系的坍塌。筆者認為,這是一種本末倒置的說法,按照經典的馬克思主義理論:

物質決定意識,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我始終覺得「基因編輯術」是一種社會物質條件,它的發展不應該被約束在現有的倫理體系中,而是讓其正常健康地發展,再由此衍生出新的倫理體系。回首整個人類發展史,倫理體系是一個持續更新的東西,古代生物科技落後,常有表妹、表哥之類的近親結婚,但隨著人類對疾病基因認識的提高,逐漸認識到「近親不能結婚」,從而形成了一條新的倫理規則;基因編輯術會帶來社會的不公平,也是建立在現有的社會體系之下,我們不妨設想下,當人類可設計嬰兒時,依然會千差萬別:設計模板、藝術細胞、父母的價值觀等等,事實上,人類編輯基因的同時,也會編輯出一個新的世界,一套新的道德倫理體系。

人類已經花費太多精力來認識世界、改變世界,在未來的100年內,筆者更希望我們能更深度地認識自己、改變自己,事實上,只消想一下自己能夠編輯基因、設計嬰兒、戰勝頑疾,我就會覺得興奮,這才是人類的頭等大事兒。(科技新發現 康斯坦丁/文)


延伸閱讀

粒子物理學家用宇宙射線揭示:埃及最大金字塔內隱藏

宇宙線成像技術發現:胡夫金字塔內藏密室

青島頌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

「向陽紅01」船在南大西洋獲熱液硫化物,海洋底下

警惕!長期吃這種胃藥會將胃癌的風險加倍!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