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研究生物鐘獲諾獎的三位美國科學家:倒時差很"痛苦"

4月
18
2018

2018年4月18日06時 今日科學 中國日報網

中國日報網

發布會現場懸掛的三位科學家的照片

人民網斯德哥爾摩12月7日電(記者 李玫憶)一年一度的諾貝爾周12月6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拉開帷幕。諾貝爾獎得主陸續抵達瑞典,他們除參加將於12月10日舉行的諾貝爾頒獎典禮和晚宴外,還會參加諾貝爾基金會組織的系列活動。

當地時間6日下午兩點,三位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美國科學家傑弗里·霍爾、麥可·羅斯巴什和麥可·揚來到卡羅林斯卡醫學院的諾貝爾大廳,出席與各國記者的見面會。三位科學家因在生物鐘運行分子機制方面的研究成就而獲獎。

關於生物鐘的研究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因此媒體和大眾對本屆諾獎得主的興趣和好奇心勝過往屆。三位科學家坐定之後,台下的記者們紛紛開始提問。

遠道而來有沒有時差反應? 霍爾說,瑞典與美國東海岸的時差是6小時,人的身體需要一周時間來克服。「當我適應了北歐時間時,就該回到美國了」。羅斯巴什表示,倒時差令他「痛苦萬分」,「目前看沒有什麼克服時差的醫療手段。如果誰能發現有效的辦法,那他一定能夠掙大錢」。

針對盲人是否也有生物鐘的問題,三位科學家給予肯定答覆。「生物細胞千百萬年前就被植入了生物鐘的烙印。不管人是否有視力,都受生物鐘的影響」。

發布會現場

人民網斯德哥爾摩12月7日電(記者 李玫憶)一年一度的諾貝爾周12月6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拉開帷幕。諾貝爾獎得主陸續抵達瑞典,他們除參加將於12月10日舉行的諾貝爾頒獎典禮和晚宴外,還會參加諾貝爾基金會組織的系列活動。

當地時間6日下午兩點,三位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美國科學家傑弗里·霍爾、麥可·羅斯巴什和麥可·揚來到卡羅林斯卡醫學院的諾貝爾大廳,出席與各國記者的見面會。三位科學家因在生物鐘運行分子機制方面的研究成就而獲獎。

關於生物鐘的研究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因此媒體和大眾對本屆諾獎得主的興趣和好奇心勝過往屆。三位科學家坐定之後,台下的記者們紛紛開始提問。

遠道而來有沒有時差反應? 霍爾說,瑞典與美國東海岸的時差是6小時,人的身體需要一周時間來克服。「當我適應了北歐時間時,就該回到美國了」。羅斯巴什表示,倒時差令他「痛苦萬分」,「目前看沒有什麼克服時差的醫療手段。如果誰能發現有效的辦法,那他一定能夠掙大錢」。

針對盲人是否也有生物鐘的問題,三位科學家給予肯定答覆。「生物細胞千百萬年前就被植入了生物鐘的烙印。不管人是否有視力,都受生物鐘的影響」。

獲獎者傑弗里·霍爾演講

人民網斯德哥爾摩12月7日電(記者 李玫憶)一年一度的諾貝爾周12月6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拉開帷幕。諾貝爾獎得主陸續抵達瑞典,他們除參加將於12月10日舉行的諾貝爾頒獎典禮和晚宴外,還會參加諾貝爾基金會組織的系列活動。

當地時間6日下午兩點,三位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美國科學家傑弗里·霍爾、麥可·羅斯巴什和麥可·揚來到卡羅林斯卡醫學院的諾貝爾大廳,出席與各國記者的見面會。三位科學家因在生物鐘運行分子機制方面的研究成就而獲獎。

關於生物鐘的研究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因此媒體和大眾對本屆諾獎得主的興趣和好奇心勝過往屆。三位科學家坐定之後,台下的記者們紛紛開始提問。

遠道而來有沒有時差反應? 霍爾說,瑞典與美國東海岸的時差是6小時,人的身體需要一周時間來克服。「當我適應了北歐時間時,就該回到美國了」。羅斯巴什表示,倒時差令他「痛苦萬分」,「目前看沒有什麼克服時差的醫療手段。如果誰能發現有效的辦法,那他一定能夠掙大錢」。

針對盲人是否也有生物鐘的問題,三位科學家給予肯定答覆。「生物細胞千百萬年前就被植入了生物鐘的烙印。不管人是否有視力,都受生物鐘的影響」。

獲獎者麥可·羅斯巴什演講

人民網斯德哥爾摩12月7日電(記者 李玫憶)一年一度的諾貝爾周12月6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拉開帷幕。諾貝爾獎得主陸續抵達瑞典,他們除參加將於12月10日舉行的諾貝爾頒獎典禮和晚宴外,還會參加諾貝爾基金會組織的系列活動。

當地時間6日下午兩點,三位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美國科學家傑弗里·霍爾、麥可·羅斯巴什和麥可·揚來到卡羅林斯卡醫學院的諾貝爾大廳,出席與各國記者的見面會。三位科學家因在生物鐘運行分子機制方面的研究成就而獲獎。

關於生物鐘的研究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因此媒體和大眾對本屆諾獎得主的興趣和好奇心勝過往屆。三位科學家坐定之後,台下的記者們紛紛開始提問。

遠道而來有沒有時差反應? 霍爾說,瑞典與美國東海岸的時差是6小時,人的身體需要一周時間來克服。「當我適應了北歐時間時,就該回到美國了」。羅斯巴什表示,倒時差令他「痛苦萬分」,「目前看沒有什麼克服時差的醫療手段。如果誰能發現有效的辦法,那他一定能夠掙大錢」。

針對盲人是否也有生物鐘的問題,三位科學家給予肯定答覆。「生物細胞千百萬年前就被植入了生物鐘的烙印。不管人是否有視力,都受生物鐘的影響」。

獲獎者麥可·揚向來賓介紹生物鐘晝夜工作的規律

人民網斯德哥爾摩12月7日電(記者 李玫憶)一年一度的諾貝爾周12月6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拉開帷幕。諾貝爾獎得主陸續抵達瑞典,他們除參加將於12月10日舉行的諾貝爾頒獎典禮和晚宴外,還會參加諾貝爾基金會組織的系列活動。

當地時間6日下午兩點,三位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美國科學家傑弗里·霍爾、麥可·羅斯巴什和麥可·揚來到卡羅林斯卡醫學院的諾貝爾大廳,出席與各國記者的見面會。三位科學家因在生物鐘運行分子機制方面的研究成就而獲獎。

關於生物鐘的研究與人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因此媒體和大眾對本屆諾獎得主的興趣和好奇心勝過往屆。三位科學家坐定之後,台下的記者們紛紛開始提問。

遠道而來有沒有時差反應? 霍爾說,瑞典與美國東海岸的時差是6小時,人的身體需要一周時間來克服。「當我適應了北歐時間時,就該回到美國了」。羅斯巴什表示,倒時差令他「痛苦萬分」,「目前看沒有什麼克服時差的醫療手段。如果誰能發現有效的辦法,那他一定能夠掙大錢」。

針對盲人是否也有生物鐘的問題,三位科學家給予肯定答覆。「生物細胞千百萬年前就被植入了生物鐘的烙印。不管人是否有視力,都受生物鐘的影響」。


延伸閱讀

伊能靜全裸出鏡,12億票房背後,100000條生

澳大利亞動物大多又懶又蠢又可愛,為何澳洲的進化史

中科院發布40項標誌性重大科技成果!地學類共9項

日本「退群」!最令人擔心的是它們的命運將何去何從

基因漫談 | 如果讓你來給基因命名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