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很少被蛇咬,為什麼你依然怕蛇

4月
20
2018

2018年4月20日18時 今日科學 利維坦

利維坦

利維坦按:在某種意義上,對於環境過於敏感的孩子是否也是一種進化的高階反應?如果一個只有五六歲的孩子開始思考死亡問題的時候,這意味著什麼呢?一旦他(她)在這個階段意識到命定死亡的殘酷事實,其恐懼感的形式變體或許便會伴隨終生。

和動物性的原始本能不同的是,有些恐懼是後天的環境激發所致:每個個體所遭受的恐懼不同,其最終形成的適應性亦不相同。有人怕蛇,有人害怕深水,有人恐高,但規避(潛在)危險則是人類的進化策略——除非我們像徒手攀岩高手亞歷克斯·霍諾德(Alex

Honnold)一樣,如果真是那樣,我們也應該去檢查一下自己的大腦了。

文/Mathias Clasen

譯/沁月

校對/兔子的凌波微步

原文/nautil.us/issue/53/monsters/how-evolution-designed-your-fear

本文基於創作共用協議(BY-NC),由沁月在利維坦發布

恐怖小說中最能激發恐懼感的怪物們,正好映射出我們原始祖先所遇到的危險對人類恐懼感逐漸形成的影響。有些恐懼感是普世大眾都具有的,也有一些是相對比較普遍的,還有一些則是小眾的。恐怖小說的作者、恐怖電影的導演以及節目編導通常會避開這些小眾的恐懼,即避開類似害怕飛蛾的特殊恐懼感。恐怖作品的主創們所期待的是自己作品可以面向最大面積的受眾,這也就意味著作品本身需要針對最普適的恐懼感進行創作。

托馬斯·F·蒙特利昂娜(Thomas F. Monteleone)發現:恐怖小說的作家需要對恐懼感源頭的普遍性有一定直覺。所有常見的恐懼感,都可能潛藏在一些生物學意義上限定的類別或領域中。

圖源:Timo Paschke/EyeEm/Getty Images

在進化期間,人類及其祖先們在很多方面都面臨著潛在的致命危險,如被捕食、遭受種內暴力、遭受環境污染的擴散、丟失社會地位,以及其他非生存環境的危險因素。換言之,他們需要面對其他天敵(從肉食哺乳動物到諸如蛇和蜘蛛一類的有毒動物)的威脅,也會遭受來自種族其他成員的敵意;他們有可能會感染肉眼不可見的病原體、細菌、病毒,也可能丟失社會低位,甚至被驅逐出社會團體,最終被社會邊緣化,而這在原始的環境中可能直接意味著死亡;他們可能會在諸如暴風雨的極端氣候受到致命傷害,可能面臨從懸崖跌落以及其他有害地質形態帶來的風險。

不同危險帶來的被選擇壓力,形成了恐懼反應系統的領域特殊性(domain-specificity),也就是說對於這些危險恐懼,反應系統已進化出了對特定危險的靈敏度。有時,這樣的靈敏度會導致引起恐懼感的類別範圍,被恐懼反應系統不合理地擴大,以致在這個類別中包含一些原本無害的東西,例如把飛蛾包括在「危險的動物」範圍之內。在領域生存的黃金法則是「小心不出大錯」。

極富爭議的小艾伯特實驗:它是在1920年由約翰·布羅德斯·華生和他的助手羅莎莉·雷納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進行的。在實驗開始之前,小艾伯特接受了一系列基礎情感測試:讓他首次短暫地接觸以下物品:白鼠、兔子、狗、猴子、有頭髮和無頭髮的面具、棉絮、焚燒的報紙等。結果發現,在此起點,小艾伯特對這些物品均不感到恐懼。

大約兩個月後,當小艾伯特剛超過11個月大,華生和他的同事開始進行實驗。第一步,把艾伯特放在房間中間桌上的床墊上。實驗室白鼠放在靠近艾伯特處,允許他玩弄揮它。這時,兒童對白鼠並不恐懼。當白鼠在他周圍遊蕩,他開始伸手觸摸它。第二步,當艾伯特觸摸白鼠時,華生和雷納就在艾伯特身後用鐵錘敲擊懸掛的鐵棒,製造出刺耳的聲音。毫不奇怪,在這情況下,小艾伯特聽到巨大聲響後大哭起來,表現出恐懼。該過程重複數次。第三步,把白鼠放在艾伯特面前,沒有聲音刺激。艾伯特對白鼠出現在房間裡感到非常痛苦,哭著轉身背向白鼠,試圖離開。這種恐懼對其他相似的東西也有效。在實驗的17天後,當華生將一隻(非白色的)兔子帶到房間,艾伯特也變得不安。圖源:onedio

最基本、最普遍並且由基因本身帶來的恐懼,是對突如其來的巨響以及正在逼近的東西的恐懼。當我們躲在門後準備跳出來用「哇」的一聲嚇唬毫無防備的朋友時,我們就是在觸發這些最基本的恐懼。突如其來的巨響以及正在逼近的東西會引起人類和許多其他物種的無意識的驚嚇反應。你可以偷偷跟在一隻老鼠身後並突然向它大吼一聲,你就會發現老鼠的反應和你自己在這種境遇下的反應是相似的。你也可以用狗、松鼠甚至是嬰兒進行這樣的實驗,保證可以獲得類似的結果。

圖源:Pinterest

驚跳反射(startle

reflex)是一種原始而迅速的反射,這種反射能有效地調動機體,使機體做好面對危險的準備。特別是恐怖電子遊戲和恐怖電影,會利用這種人天生的恐懼通過「跳出來嚇死你」的方式達到驚嚇目的,比如在玩家或者觀眾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使一隻怪物從衣櫃中跳出來從而嚇到玩家或者觀眾。

圖源:Pinterest

並不是所有人類的恐懼都是來自本能——我們需要知道自己到底怕的是什麼。

其他的一些恐懼也有普遍性,但是相對短暫。發展心理學家認為,小孩子們的確能沿著一種可預測的軌跡發展出高度特異性的恐懼感;另外,當孩子們面對觸發恐懼感的危險時,更具體地說,即當孩子們面對在原始進化環境中曾出現過的危險情況時,這種時候是最為脆弱的,也就會出現預料之中的恐懼感。因此,嬰兒往往會發展出分離焦慮(separation anxiety)和陌生人焦慮(stranger

anxiety),並且這種情況會持續到幼兒期。

當孩子們開始自主地行動時,他們會發展出對高度的恐懼。到了4-6歲,孩子們可以更加廣泛地探索身邊的環境,同時也更容易受到捕食行為的傷害。這個階段的孩子會對死亡產生濃厚的興趣,同時害怕潛伏在黑暗中的怪物,沉迷於諸如老虎獅子一類的危險動物。在兒童階段的中晚期,孩子們表現出對受傷、事故、傳染的恐懼;而到了兒童階段的晚期以及青少年的早期,來自社會的威脅對於孩子們尤為顯著。對於失去地位、失去朋友、被排斥等等威脅他們感到高度焦慮。當他們到這個發展階段時,他們的朋友比父母更為重要,對於他們來說,最主要的挑戰是「找到特定的社會生態位並建立穩定的人際交互網絡」。

這種預設好的發展模式背後的進化邏輯非常清晰:孩子們在進化過程中遇到危險,或者在面對這些危險尤其脆弱時,孩子們的心理會發生進化,從而發展出具有領域特殊性的恐懼感。有的人發現自己不再需要在睡前檢查床下是否潛伏著怪物時,認為自己因為長大而擺脫了那些幼年恐懼,但大部分起源於童年的恐懼都會以其他形式貫穿終生。

史蒂芬·金在一個故事集的前言中向讀者寫道,當他晚上入睡時,「依舊需要確定在關燈後自己的腿是在毯子下面。我知道自己不再是小孩子了,但是……我不喜歡睡覺時將腿伸到毯子外面…….我知道不存在躲在我床下等著抓我腳踝的怪物,但我也知道,如果我一直把腳藏在毯子裡它就肯定抓不著。」

史蒂芬·金和讀者開著玩笑,但其實對於大部分人來說,都會在某些時候屈服於由恐懼引起的、來自大腦邊緣系統的非理性衝動,我們大腦深處會有一個古老而又焦躁的聲音告訴我們,在入夜後要避開墓地的小路或在睡覺時不要把腳伸出被子。倒不是因為我們相信鬼怪或者殭屍,只是……小心不出大錯對吧。

我們可能能夠理性地不再理會孩童時期的恐懼對象,如怪物、奇怪的陌生人、危險的動物等,但這些事物依舊存在於恐怖故事當中,甚至是在供成年人閱讀的恐怖故事裡依然有龐大的怪物、帶著曲棍球面罩的神經病、以及藏著黑暗中的爬蟲。

那些相對普遍的恐懼也叫做「既擬恐懼(prepared

fears)」,這些恐懼與對突如其來聲響的恐懼、對正在逼近的東西的恐懼是不一樣的。閃避迅速飛來的球對於每個人來說都是無師自通的。既擬恐懼是與生俱來的,可以通過基因遺傳下去,但需要外界環境的刺激來激活。在這個方面,人類的恐懼系統是相對開放的,也就是說,我們的恐懼系統就是為進行環境校準(environmental

calibration)而構建的。這種設計特點背後的進化邏輯是這樣的:人類的進化過程使得人類具有環境適應性。

人類種族可以在從熱帶到寒帶的所有氣候區頑強生存,雖然有些危險超越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制始終存在著——例如窒息或者溺水——但危險本身會因為環境的不同出現「變體」。一個因紐特孩子不會去害怕獅子或是蠍子,而來自印度農村的孩子不用擔心北極熊帶來的威脅。因為我們的基因並不會知道我們生存發展的生態氣候環境,這些基因就會迫使我們去學習和了解存在於我們身邊的威脅。

人類能夠快速吸收本土文化中的內容,包括基本的規範、使用的語言、對環境中危險的認識、以及處於相同文化和環境中人們所認為的可以食用和不可食用的東西等。事實上,學習了解是「由進化衍生出的一種適應性,幫助人們應對人生中發生的環境變化,並使得個體的行為舉止能更適應特定環境生態位」。

誰又沒有過在某些時刻屈服於恐懼這種原始的焦慮情緒,比如入夜後避開墓地的小路呢?

圖源:nautil

因此,由於不同環境和相對不同危險的存在,不是所有的人類恐懼都是天生固有的。我們需要去學習和了解要害怕什麼,但這樣的學習過程是在有生物學限制的可能性空間中進行的。儘管不同環境中人需要面對的威脅也不同,但有的威脅在進化中持續性長、危害性大,因此在我們的基因中留下的印記,形成擬定好的恐懼。在個體的一生中面對各種個人經驗、代替性經驗或是文化傳播信息時,這種恐懼可能隨時會被激活。

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人們的恐懼表面上看起來都不一樣,但恐懼分布(fear distribution)背後的結構始終如一。家扶國際聯盟(ChildFund

Alliance)在2012年名為「小聲音、大夢境」的主題報告中對來自44個國家的5100孩子的恐懼和夢境進行了量化,發現來自已開發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孩子們最普遍的恐懼是對「動物和昆蟲的恐懼」。由於預先學習(prepared

learning)是人類天性的一部分,因此,即使是在工業城市化環境成長起來、遠離非人類捕食性動物的孩子們也很容易對危險動物產生恐懼感。一項研究向美國鄉村的孩子們詢問了他們的恐懼,發現孩子們並不會「害怕那些他們被告知要小心謹慎的事物」,比如「路上的交通情況」,但「害怕哺乳動物和爬行動物(最主要):蛇,獅子,老虎」。

既擬恐懼包括有對蛇、獅子、高度、血、封閉空間、黑暗、雷聲、開闊空間、社會壓力、深水區域的恐懼。這些都是觸發人們恐懼症的主要事物,很容易出現,不可能被消除。有一種恐懼症的定義是「對與環境中存在的危險感到不成比例的恐懼」,這種恐懼症顯示出了恐懼症的離奇之處:哪怕這些恐懼症和真實存在的危險並不相關或是極度誇大了實際帶來的風險,這些恐懼症都極其真實,而對於受其困擾的人通常極其有害。雖然蛇和蜘蛛是最讓人感到恐懼的東西,但在工業社會中幾乎沒人會因被蛇或蜘蛛咬而死。根據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afety Council)的最近統計顯示,在2007年里出生並死於機動車輛事故的幾率為1:88。

相比起來,死於與毒蜘蛛接觸的幾率是1:483,457,另外死於與毒蛇或是毒蜥蜴接觸的幾率是1:552,522。我們按理應該對車輛感到害怕而不要再擔心蛇或者蜘蛛給我們帶來的威脅。但由於恐懼症中讓人感到威脅的目標事物對於我們人類和智人(以及哺乳動物)的祖先構成了幾百萬年的致命威脅,對這些目標事物的恐懼感已進化成一種傾向,我們依舊會伴隨著這種進化傾向來到這個世界。

史蒂芬·金的「個人恐懼」清單在1973年發布。相比於反映出恐懼本身的對象、生物或是緬因州20世紀的居民應該會害怕的東西,這個清單更加強烈地反映出進化過程中帶來恐懼感的事物:

1. 害怕黑暗

2. 害怕黏黏的東西

3. 害怕畸形的東西

4. 害怕蛇

5. 害怕老鼠

6. 害怕封閉的空間

7. 害怕昆蟲(尤其是蜘蛛、蒼蠅和瓢蟲)

8. 害怕死亡

9. 害怕其他的事物(偏執狂)

10. 害怕其他人

這份恐懼清單對於史蒂芬·金來說可能是份私人清單,但其實也可以是任何一個人的清單——一個美洲人、亞洲人、非洲人、歐洲人的清單。這份清單可以屬於活在1000或50000年前的人,智人也會害怕一樣的東西。儘管生存在工業社會的人們不會在面對來自肉食捕食者的威脅,也不會真的遭受毒蜘蛛和毒蛇的侵害,但這些動物像鬼魂一樣地活在我們的中樞系統中、陰魂不散。

參考文獻:

1. Wiater, S., Ed. Dark Thoughts on Writing: Advice and Commentary from Fifty Masters of Fear and Suspense Underwood, New York, NY (1997).

2. Barrett, H.C. Adaptations to predators and prey. In Buss, D.M. (Ed.) The Handbook of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Vol. 1, John Wiley & Sons, Hoboken, NJ

(2005).

3. Boyer, P. & Bergstrom, B. Threat-detection in child development: An evolutionary perspective. Neuroscience & Biobehavioral Reviews 35, 1034–1041

(2011).

4. Buss, D.M.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The New Science of the Mind Pearson Allyn & Bacon, Boston (2012).

5. Marks, I.M. & Nesse, R.M. Fear and fitness: An evolutionary analysis of anxiety disorders. Ethology and Sociobiology 15, 247–261 (1994).

6. King, S. 「Foreword」 In Night Shift Hodder and Stoughton, London (1978).

7. Seligman, M.E.P. Phobias and preparedness. Behavior Therapy 2, 307–320 (1971).

8. Wade, N. Before the Dawn: Recovering the Lost History of Our Ancestors Penguin, New York, NY (2006).

9. Öhman, A. & Mineka, S. Fears, phobias, and preparedness: Toward an evolved module of fear and fear learning. Psychological Review 108, 483–522

(2001).

10. ChildFund Alliance. Wiseman, H. (Ed.) 2012. Small Voices, Big Dreams 2012: A Global Survey of Children’s Hopes, Aspirations, and Fears Richmond, VA

(2012).

11. Maurer, A. What children fear. The Journal of Genetic Psychology 106, 265–277 (1965).

12. Dozier, R.W. Fear Itself: The Origin and Nature of the Powerful Emotion that Shapes Our Lives and Our World St. Martin’s Press, New York, NY

(1998).

13. Marks, I.M. Fears, Phobias, and Rituals: Panic, Anxiety, and Their Disorder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NY (1987).

14. National Safety Council. Injury Facts 2011 Edition National Safety Council, Itasca, IL (2011).

15. Spignesi, S.J. The Shape Under the Sheet: The Complete Stephen King Encyclopedia Popular Culture, Ann Arbor, MI (1991).

「利維坦」(微信號liweitan2014),神經基礎研究、腦科學、哲學……亂七八糟的什麼都有。反清新,反心靈雞湯,反一般二逼文藝,反基礎,反本質。

投稿郵箱:wumiaotrends@163.com

合作聯繫:微信號 thegoatjoe


延伸閱讀

15000名科學家再次聯名警告人類,霍金最近預言

1/4的地球級寶貴財富因全球變暖正在消失!這其中

新型太陽能生物電池:外觀如同牆紙一般!

史上最強宇宙科普文章:理解了這15個知識點,你將

為了捍衛冥王星,他差點得罪了整個天文學界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