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2017我在現場:學術會場,中國科研又一主場

5月
02
2018

2018年5月02日08時 今日科學 中國科學報

中國科學報

歡迎點擊「中國科學報」↑關注我們!

學術會議,是科學家們思想碰撞的公共領域。特別是在智力最密集的基礎研究領域,學術會議已被公認為是展現科研工作、獲得同行認可的平台之一。2017年,當中國科學事業站在新時代的歷史方位、走向世界科學前沿,基礎研究的深度與廣度也在一系列學術會議中得到不斷展示。

對諾獎的一次「預感」

講述人:本報記者 甘曉

2017年9月底,剛剛休完產假的我重回工作崗位,接到的第一個採訪任務就是香山科學會議第605次學術研討會。香山科學會議我已經跟蹤報導了6年多,在這一以探索科學前沿、促進知識創新為主要目標的學術會議上,經常能夠找到有價值的新聞,也更容易感受到中國在基礎、前沿科學領域強勁的發展勢頭。

不過,我怎麼也沒有想到,去參加這次會議的報導居然能和諾貝爾獎扯上關係。第605次學術研討會主題是「代謝調控」。在一大堆專業術語中,蘇州大學劍橋—蘇大基因組資源中心主任徐瓔的會議報告引起了我的注意。報告的大致內容是介紹生物節律對代謝調控的影響。

生物節律,也就是我們外行理解的「生物鐘」,每個人都能真切感受到它的存在。直覺告訴我,徐瓔老師的研究有可能成為我報導的對象。緊張的會議間歇,我緊盯著參會者佩戴的胸牌,終於在眾多專家當中找到了她。簡單自我介紹後,我們互換了微信,我時刻準備著對生物節律的報導。

10月2日,一年一度的諾獎剛剛揭曉,徐瓔更新了一條朋友圈,讓我第一時間知道了諾獎生理學獎的結果:「今年諾獎生理學獎頒給了生物鐘領域三個先驅者。這個領域對生命科學研究的貢獻遠不止領域內的進展,從植物到動物,從細胞到組織到機體,從信號通路、調控原理、系統生物、建模到合成生物學,從生理、行為到疾病相關,凝聚了多少代的成果。」我為這條朋友圈點了個贊,一邊玩笑式地想自己在學術會議現場特意結識一名從事今年諾獎領域研究的科學家,也算「預感」對了一次諾獎關注領域。

當然,我知道這於我根本只是一次偶然事件,我並沒有預測到諾獎。這件小事恰好反映的是中國基礎研究已經走上了世界舞台。在攀登科學高峰的征程上,中國科學家在很多領域不僅沒有掉隊,還走到了隊伍的前列。我為此真心感到驕傲和自豪。

我的「催化」記憶

講述人:中科院理化技術研究所副研究員 趙宇飛

趙宇飛(左一)在2017年催化大會上與同行合影。

2017年10月,我赴天津參加了第十八屆全國催化大會。我與幾名在中科院山西煤化所工作的老同學在會議上相聚,話題自然離不開學術問題。聊著這些感興趣的話題,我的思緒也飛回到7年前。

2010年的廣州,我還在此讀研究生,那是我與全國催化大會第一次相遇。當時,納米催化是熱點,科學家關注追求各種形貌的催化劑,試圖尋找更有規律的東西,很多新奇反應被開發出來。會上,我們關注的焦點是哪些小組發表了好的文章、哪些涉及光催化的新式反應被開發出來了。雖然對專家的報告理解得還不夠深入,但通過學術會議,我們建立和豐富了自己的知識資料庫。

7年里,我從一名學生變成一名以催化事業為畢生追求的科研人員。催化領域的科學問題、熱點方向也在悄然變化。科學家從象牙塔式的理想模型研究體系,逐漸深入到實際反應過程中催化劑的結構變化。例如,為應對日益嚴峻的環境形勢,更加綠色低碳的催化工藝以及更加節能環保的光催化劑、催化工藝被設計出來,並且已經在很多重要的催化反應上有了嶄新的用途;更多高超的儀器被利用到研製催化劑的過程中來。

雖然從事基礎研究,但讓自己的研究成果能夠回應國家和人民的需求,應該是每個科技工作者的共同追求。這次大會上,我更關注反應催化劑背後的故事,以期對自己的科研工作帶來啟發。我也在和老朋友們的思想碰撞中收穫良多,為未來深入探究自己的研究領域積累了素材。

中國人的時代快來了

講述人: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員 賈仲君

賈仲君(左一)在會議上與康拉德教授合影。

2017年10月,來自47個不同國家和地區的1021位代表陸續來到南京,準備參加第二屆全球土壤生物多樣性(GSBC2)大會,包括歐美各國諸多國家科學院院士及土壤學領域權威專家。我作為會議主要組織者,早就在我們的主場南京歡迎他們的到來。

那天,我正準備大會歡迎詞,接到了同事王寧的電話,一個外國專家腹部疼痛難忍暈倒了。我放下手中的歡迎詞,立即趕往醫院,所幸這位專家無大恙,懸著的心終於放下了。

這只是會議期間眾多突發事件的小縮影。作為這次大會的主辦方,我們為這些林林總總的會務工作感到緊張,更為中國科學家群體有能力、有水平舉辦國際大型學術會議感到自豪。

10月15日至19日,我們成功組織了20個大會報告、15個分會場專題、8個圓桌會議和小型論壇。大會組委會和50餘位志願者的組織工作得到了與會專家的交口稱讚,許多專家回國後主動來函致謝。

其間,我們專門為國際微生物學領域權威專家康拉德教授舉辦了學術貢獻研討會。康拉德教授是我留學德國期間的導師,他的團隊培養了30餘位中國科學家。意外的是很多國際權威專家都積極參會,他們竟然大都與康拉德教授保持學術聯繫。

會議茶歇時,我提到英美科學家具有母語優勢,一位著名專家微笑著說:「不遠的將來,大家都會積極學中文了,中國人的新時代很快就要到來了!」

更令人高興的是,這是一次中國人主導的全球性高端學術會議。近年來中國土壤生物學取得的巨大成就,以及會議上中國同行提出的議題、框架和遠景規劃,均給國際同行留下了深刻印象。

年終手記

基礎研究怎麼強調都不過分

近幾年,我國科技整體實力持續提升。基礎研究正處於從量的積累向質的飛躍、點的突破向系統能力提升的重要時期,無論學術產出還是學術影響力都在快速增長。根據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的統計,2016年,中國科學家發表的論文數已經接近世界總量的20%,其中高水平論文的比例接近20%,有國際影響力的科學家的比例3年內從4%增長到6%。

站在新時代的歷史方位中,我們依然離不開對基礎研究的追問:我們需要怎樣的基礎研究?毫無疑問,科學探索的初心就在基礎研究中充分彰顯,那是對人類寶貴好奇心的滿足:生命從哪裡來?人類怎樣進化到今天的樣貌?宇宙深處有什麼?未來會是什麼樣……這些問題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思考,仍然是未來中國基礎研究的重要方向。

與此同時,技術創新源自知識創新,知識創新正是基礎研究的貢獻。基礎研究的方向也是國家和人民對創新驅動發展、科技改變生活的期待。實現前瞻性基礎研究、引領性原創成果重大突破,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需要基礎研究取得更大的突破。

我們需要基礎研究,但對於基礎研究的結果不能操之過急。基礎研究需要長期投入,而且還要面臨很多不確定的風險。但即便如此,基礎科學對應用技術的支撐發展作用怎麼強調也不過分,基礎學科所取得的重大成果往往是根本性、革命性的。我們與已開發國家在科技上的最大差距也在基礎研究方面。為此,提高以基礎研究為核心的原始創新能力,最大限度釋放廣大科技工作者的創新創造熱情,不斷提高重大產出、提升科技供給,仍是未來科技工作的重中之重。

《中國科學報》 (2017-12-13 第1版 要聞)

2017我在現場:將熱忱獻給苦寒之境

請按下方二維碼3秒識別


延伸閱讀

宇宙起源於地球上隱藏的神秘暗物質?

科學家:我能預測鳥想唱什麼歌哦~

我國南極望遠鏡探測到引力波對應光學信號

聲音|來自宇宙深處的心跳

40億年前地球生命或登陸過月球,顛覆人類宇宙觀,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