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為全人類知識平等,她締造了學術圈小黃網,6000萬種子免費下

7月
06
2018

2018年7月06日18時 今日科學 INSIGHT CHINA

INSIGHT CHINA

「世有不公之法,我們是要安於循守,還是且改且守、待其功成?或是即刻起而破之?」

—— 梭羅 1849

2017年6月,美國紐約地方法院宣判了一起版權侵權案件,原告是全世界最大的學術出版集團愛思唯爾(Elsevier),被告則是一家名為 Sci-hub(以下簡稱 Sci) 的網站。

起訴事由非常簡單:Sci 盜取原告以及其他多家出版商的付費論文資源,放在網上供人免費下載。

法院最終判決 Sci 需支付出版商 Elsevier 集團1500萬美元賠償,同時要求網絡服務商封殺 Sci的域名。

看起來這是一個很普通的「盜版商罪有應得」的官司——然而,並沒有這麼簡單。

案件宣判前後,「罪犯」 Sci 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大量專家學者教授的聲援,創始人甚至被人贊為「學術界的俠盜羅賓漢」;另一方面,原告 Elsevier 則遭到千夫所指,「無良出版商」,「吸血資本家」的罵聲不絕於耳。

「這個網站是一個可敬的利他主義者,還是一個大型犯罪集團?這取決於你站在哪一邊。」《Science》雜誌如此評價 Sci-hub。

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學術界的壟斷寡頭

2016年4月,伊朗,Meysam Rahimi 坐在電腦前看著螢幕發愁。

他是德黑蘭阿米爾卡比爾理工大學的工程學博士,正在進行一項涉及操作管理和行為經濟學的研究,他需要大量的相關文獻。

阿米爾卡比爾理工大學

於是 Rahimi 開始在網上搜索,但很快發現,無論他檢索到什麼論文,都會跳到一個收費頁面,每篇費用高達30到40美元。這意味著 Rahimi 每周僅僅為參考文獻就要支出至少1000美元,而他的博士生涯尚有數年時間。由於經濟困難,德黑蘭的大學無力購買資料庫,這筆錢只能由他自己承擔。

Rahimi 現在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放棄,退學不讀了;要麼,就是去下載盜版論文。

這就是學術界的現狀——查閱論文是每個科研工作者的剛需,但要想做學問,首先要給幾家出版集團「交過路費」。

JSTOR, Springer, Sage, Elsevier,這些出版商幾乎壟斷了全世界99%的學術論文資源,其中 Elsevier(也是本案的主角)旗下擁有包括《柳葉刀》在內的2000多家學術期刊。可以說,任何人要在科學界混下去,不可能不和他們打交道。

雖說出版商運營期刊,收費閱讀本是天經地義。但正所謂「壟斷之下必有暴利」,當資本家們發現論文這個市場已經沒有競爭時,高價幾乎成了必然的結果。學術論文成了少數幾家出版巨頭的牟利工具。

以 Elsevier 為例,一本普通的雜誌的價格就要13.74美元,而且往往只支持一台電腦查閱。訂閱一年的電子期刊幾百幾千都有,最貴的期刊甚至高達4萬美元!僅哈佛大學一年就要為文獻資料庫支出375萬美元。浙江大學每年3000萬人民幣的圖書館建設費有2000萬要用來買外文資料庫。

令人髮指的,即便如此,出版商們仍不知足,還在年年漲價!從2008年至今,Elsevier 年均在華提價16.7%,包括清華北大在內的中國大學苦不堪言。

有人算過一筆帳,蘋果公司的利潤率2011年為23.4%左右,而在過去10年里,Elsevier 的利潤率從來沒有低於過30%,2011年更是高達37.3%。

要知道,科學家投給這些期刊的文章通常不會得到任何稿酬,出版商也從未和作者分成。甚至很多時候作者自己還要交「版面費」。有的科學家在投稿之後,發現查看自己的文章依然要付費——投稿要錢,看還要錢,簡直是兩頭吃。

但發表在期刊上是學者們接受同行評議,宣傳自己成果的主要,甚至是唯一途徑。對此他們別無選擇。

可想而知,對於那些第三世界貧窮國家的研究機構和大學來說,這個「付費牆」(Paywalls)制度幾乎將他們隔離於知識之外。Rahimi 對此十分惱怒,「出版商並沒有給作者任何東西,為何它們要收取運營雜誌之外的費用呢?」

面對這種現狀,大多數人會抗議,抱怨乃至譴責,但最終也只能老老實實交錢了事。

但有一個人不這麼想——她就是亞歷珊卓·艾爾巴金(Alexandra Elbakyan)。

科學界的俠盜羅賓漢

艾爾巴金出生於哈薩克斯坦的阿拉木圖,在哈薩克國立科技大學取得計算機學位,同時也是神經學科專業。畢業後,她曾分別在俄羅斯,德國和美國的大學進修。研究過腦機接口等課題。

艾爾巴金2010年在哈佛大學演講

早在本科期間,艾爾巴金就因為學校窮而頻頻在查閱文獻上受阻。「在哈薩克斯坦大學讀書時,我接觸不到任何與我研究項目有關的論文。做研究時需要看幾十或者幾百份論文,但學生必須每份支付32美元。」艾爾巴金說,「這既不正常也不太可能,所以,我只能去找盜版。」

憑藉自己的專業技術,艾爾巴金找到了大量破解論文資源,同時也體會到了科研人員在文獻尋找方面的捉襟見肘。在閒暇時間,她也常常在科學論壇上幫助其他求論文的科學家,「我常常得到人們的感謝」。她說。

目睹很多學者屢屢因為經費不足而無力查閱昂貴的文獻,艾爾巴金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什麼。「每個人都應該有權利獲得知識,而不論他們的收入如何」。

2011年,艾爾巴金正式創立以「拆除所有阻礙科學的屏障」為口號的 Sci-hub。

那年,她只有22歲。

與需要註冊付費認證等各種繁瑣的「資料庫」,「電子圖書館」不同,Sci 無需用戶任何信息:不用註冊,不用登陸,也不用做任何設置,就像使用谷歌百度一樣,直接在網站的搜索欄中鍵入關鍵詞,即可瞬間直達網站資料庫中的上千萬份論文期刊。最重要的是,它們全都是免費下載的。

Sci 的數據主要來自網上已破解的論文資源庫,以及全世界各地的學者匿名「捐贈」的付費數據帳號。每當用戶檢索的論文在網站上找不到時,後台系統會自動登陸入付費資料庫搜索,找到後將其「偷出」,自動在網站備份一份。用的人越多,資源越豐富。

對於廣大學者來說,Sci 如同天降甘霖。

在短短五六年時間內,這個網站如滾雪球般越做越大,截至目前已經收錄了超過6450萬份論文,占全世界所有論文數量的69%,累計訪問 IP 超過300萬,在被紐約法院封禁前,它的日均訪問量高達80000,包括中國在內的很多亞非拉國家都是 Sci 的主要使用國。

貧窮國家和邊遠地區的學者成了 Sci 的最大受益者,艾爾巴金公開了她網站的訪問情況,顯示除了南極洲,幾乎每個大陸都有 Sci

的訪問者:格陵蘭島上的努克,有用戶在閱讀一篇關於如何最好地為原住民提供癌症治療的文章;在阿富汗的塞卜哈附近,有人正在鑽研流體力學;甚至是戰火紛飛的利比亞班加西,也有人正在探索在電腦間隔空傳輸數據的方法……

「她的所作所為令人敬畏。」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生物學家和開放獲取擁護者Michael Eisen說。「難以獲取科學文獻是巨大的不公,而她一舉解決了這個問題。」

面對訴訟決不妥協

顯而易見,出版商不會坐視自己的搖錢樹被人拿去做慈善不管。

2015年,Elsevier 正式在紐約地方法院起訴艾爾巴金,要求她立即停止「侵權行為」並賠償損失,同時起訴的罪名還包括「非法入侵計算機系統和資料庫」——這是一項刑事犯罪。

這個哈薩克姑娘被迫中斷了自己的神經研究項目開始東躲西藏。對於 Elsevier 開出的天價索賠,艾爾巴金並不以為意:「我不是美國公民,在美國也沒有財產,他們不能把我怎麼樣」。但她也承認黑客相關的罪名非常有可能導致自己被引渡到美國受審。

目前艾爾巴金躲藏在哈薩克的某個小城裡,和外界聯繫也只能通過加密渠道的網上通信。

但艾爾巴金一點也不後悔自己創辦 Sci 的行為,她甚至表示,就算被捕也絕不會中止 Sci 網站。她已經設置好了保證 Sci-hub 繼續運轉的機制,而且用戶捐款也足夠支付伺服器成本。在被美國法院封殺後,艾爾巴金就將所有數據轉移到了俄羅斯的伺服器上——遠在美國法律範圍之外。

Sci-hub 目前接受比特幣捐助

無力封殺伺服器的出版商們開始打官司,力圖把 Sci 「牆掉」。

今年11月,在判決之後,紐約地方法院發布了一個進階版的禁令,要求美國境內的「所有網際網路搜尋引擎,網際網路服務提供商,域名註冊商和管理機構必須馬上停止向 Sci-hub 提供服務」,此禁令永久生效。

Sci 開始把自己的服務轉移到使用加密線路的 Tor 網絡上,同時如同打游擊戰一樣頻頻更換域名。一個網址被封掉了立馬換下一個——Sci-hub.la,Sci-hub.tv,Sci-hub.tw,Scihub.hk……艾爾巴金表示,她手頭有的是域名,讓大家不必擔心,專心做自己的科研。

國內很多科研工作者的博客常常更新 sci-hub 新地址(如同上小黃網一樣……)

看來,這場貓和老鼠的遊戲可以玩很久了。

誰的知識?

下載盜版論文,究竟是不是錯誤行為?

《Science》雜誌在一篇報導 Sci-hub 的文章結尾做了個讀者調查,提出了上面這個問題,結果非常明顯:近90%的人認為這樣並不算錯。

事實上,學術界對於出版商的積怨由來已久。2012年1月,英國數學家威廉·提摩西·高爾斯(William Timothy Gowers)發表博文,號召大家抵制 Elsevier,短短五個月收到全世界12196位科學家聯名。導火索就是 Elsevier 長期以來壟斷學術期刊的種種行為讓科學家不齒。

威廉·提摩西·高爾斯

而在艾爾巴金敗訴後,一封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研究機構的聯名公開信被發表,旗幟鮮明地支持她和 Sci-hub,在信中,學者們說 Elsevier

此舉是對世界各地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的研究人員的「重大打擊」,並指出「它同樣貶低我們、作者、編輯和讀者。它寄生於我們的勞動,它阻撓我們為大眾服務,它阻攔社會的進步。」

類似的事情在國內也時有發生。2016年3月,北京大學發布一則因與中國知網的合同到期而隨時可能中斷服務的消息,而此後媒體頻頻曝出知網漲價幅度過高的新聞。
此前在2014年,知網對雲南大學的報價從40萬暴漲至70萬,導致大學圖書館被迫暫時停用了知網。

「論文不是消費品,而是知識。知識的自由傳播是造福全人類的事情,限制論文流通是以犧牲人類福利為代價的,換來的只是一些壟斷機構的利潤。」學者阮一峰2011年在一篇博文中如是說。他認為,學者發表論文時從未索取報酬,他們的研究本質上是由納稅人資助;而出版公司沒有為成果的誕生做出任何付出,他們完全沒有資格聲稱自己擁有版權。

1849年,美國作家亨利·大衛·梭羅面對美國南方的奴隸制,提出了一個著名問題:當世間存在不公正的規則和法律時,公民應當忍氣吞聲遵守,還是應當「即刻起而破之」?

艾爾巴金給出了她自己的答案。


延伸閱讀

「天眼」發現新脈衝星, 作為「天眼」之父的他,

這裡每年有價值上千萬的黃金,被衝進污水處理廠

為什麼太空人渴望辛辣食物?

盤點十二種史前深海怪物:幻龍、史前烏賊等

前方超萌來襲!36隻新生大熊貓寶寶集體亮相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