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自然》發布 2017 年度十大人物,生命科學3位入選

7月
09
2018

2018年7月09日11時 今日科學 貝殼社

貝殼社

北京時間12月19日凌晨,《自然》雜誌發布了2017年度十大人物——在過去一年裡對科學產生重大影響的十人。其中,生命科學領域,美國Broad Institute的 David Liu、全球首位接受CAR-T療法的兒童 Emily Whitehead、癌症遺傳學家 Jennifer Byrne入選。

本文來源丨環球科學ScientificAmerican

此外,在物理學領域,Virgo合作組織的天文學家Marica Branchesi、指導建成中東首個同步加速器的Khaled Toukan也一同入圍。而在生物醫學領域,華人科學家David Liu因在單鹼基編輯領域的創新性研究進入榜單;我們還能看到首位接受CAR-T療法的兒童Emily Whitehead的故事。

其他進入榜單的還包括國際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組織執行秘書長Lassina Zerbo、墨西哥地球物理學家Victor Cruz-Atienza、美國環境保護局局長Scott Pruitt、積極爭取學術界性別平等的律師Ann Olivarius以及用新方法指出文獻錯誤的癌症遺傳學家 Jennifer Byrne。

「從量子通信和基因組編輯,到一場潛在核危機和美國環保政策的退步,該人物列表總結了2017年科學和科學家的成就與挫折。」《自然》新聞特寫代理主編Brendan Maher說。以下為《自然》2017年度十大人物完整榜單:

1、David Liu:基因修改者

對於美國博德研究所的科學家David Liu來說,他的研究生涯一直都和基因編輯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在十多年的時間裡,他一直在做和CRISPR有關的研究。儘管CRISPR是一種得到生物學界高度重視的基因編輯技術,這種技術卻並不是完全可靠。有時候用CRISPR技術編輯的基因片段並不是科學家們想要得到的。而David

Liu的研究團隊通過酶將胞嘧啶(C)轉變為胸腺嘧啶(T),或將鳥嘌呤(G)轉化為腺嘌呤(A),首次實現了對活細胞基因組中單個鹼基對的可靠調控。這種「單鹼基編輯器」已經在小麥、斑馬魚、小鼠等生物體上進行了試驗。

就在今年10月,David Liu團隊報導了新型單鹼基編輯器,無需切割DNA,首次將A-T鹼基對轉換成G-C。該工具的問世將為今後大範圍內治療點突變遺傳疾病提供了極大的便利。

2、Marica Branchesi:融合的促進者

從8月17日開始,地球和太空中的望遠鏡在幾周時間裡似乎都在望著同一方向,大約有70個天文學家團隊第一次匆忙地捕捉到兩顆旋轉的中子星碰撞的直接觀測信號,而他們得到的信息一次性解決了多個天體物理上的謎團。這份成就裡,Marica Branchesi功不可沒。

Branchesi是一位天文學家, 2009年,當她在烏爾比諾大學獲得教職工作時就加入了Virgo。那時,Virgo和LIGO剛開始以一個團隊進行探測,Branchesi在其中進行溝通和協調。她促使物理學家對潛在的事件發出預警,她同時也需要說服天文學家相信這些事是值得聽的。「我的工作就是說服天文學家相信這是一個有前景的領域,」 Branchesi說到。

Branchesi的協調能力在起草中子星合併事件的時候同樣派上用場。在10月16日發表的十幾篇論文中,有一篇是由3500多個作者共同署名的概要。Branchesi幫助協調了大量的合作者以及確保了發表的結果是公平的。

當物理學家最初建造LIGO 和 Virgo時,發現中子星合併列在願望清單的第一條,這也曾是Branchesi的全部期望,而這一天已經到來了。

3、Emily Whitehead:生命的嘉獎

在6月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的會議上,12歲的Emily Whitehead從聽眾之中走向報告人並緊緊地抓住了他的手臂。「我只是覺得如果我站在他旁邊會幫助到他,」 Emily回憶道。5年前她是第一個接受CAR-T試驗治療的孩子。

講話的男人是她的父親Tom。他十分希望委員會通過這項療法,這樣病人的免疫細胞就可以通過基因編輯識別攻擊癌細胞。

經過委員會的匿名投票,首類針對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的CAR-T療法獲得批准。在之後的幾個月後,另一項針對非霍奇金淋巴瘤的CAR-T治療也獲得了通過,這使得2017年成為CAR-T免疫療法歷史性的一年。很多學術小組和生物科技公司也都在開發CAR-T治療,力爭使現有的治療更加安全和可控。

「成功和失敗非常,非常接近,」 治療Emily 的兒科腫瘤專家Stephan Grupp說。在Emily的CAR-T注入後的幾天,她出現了很強的名為細胞因子釋放綜合症的免疫反應。如果不是Grupp反應迅速、及時地治療了她,幾乎可以肯定Emily會因此而死去,他說到。

Emily從兇險的疾病中成功地恢復了,她很樂意成為癌症治療革命中的典範。
「所有的人都喜歡看到我,這感覺很棒。」 Emily說道。

4、Scott Pruitt:機構瓦解者

Scott Pruitt是周知的氣候變化懷疑論者,而他卻在17年成為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PA)的掌門人。

在川普做出任命之前,Pruitt是EPA的最極端的批評者。作為俄克拉荷馬州的司法部長,他至少起訴了EPA14次。

在2月份就任後,他迅速著手,阻礙或者廢除了很多環境方面的法規,其中包括關於排放、採礦和有害垃圾的規定,礦石燃料和化工行業為這項任命而歡欣鼓舞;在10月,Pruitt宣布EPA解僱了數家科學顧問委員會的近半數成員,而這些空出來的職位之後將提供給與企業相關業人員和科學家。很多科學家感覺受到了排擠,

EPA的雇員開始擔憂他們的未來。川普領導團隊已經提出了削減EPA的研究和發展辦公室的40%的預算,這很有可能直接削減掉科學家的職位。

「雖然我們早就知道他不會是一個支持科學研究的人,但是我還是被Pruitt在EPA里驅趕科學研究和科研人員的做法震驚了。」來自憂思科學家聯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的分析員 Gretchen Goldman這樣評價。

5、潘建偉:讓量子通信馳騁於天地之間的物理學家

在潘建偉的帶領下,中國進入了長距離量子通信領域的世界前沿。今年7月,潘建偉團隊宣布實現長距離量子通信,他們將一個地表上光子的量子態傳輸至1400千米高空的「墨子號」量子科學實驗衛星。9月,潘建偉團隊用同樣的衛星在北京和維也納之間傳輸光子,實現了在這兩個城市之間完全加密的視頻聊天。因為對光子進行測量就會干擾光子的量子態,所以一旦有人試圖竊取信息,就會立即被發現,這使得完全安全的加密成為可能,開啟了量子通信領域一個新的紀元。

目前,潘建偉團隊正計劃發射第二顆量子科學實驗衛星,並在天宮二號空間實驗室開展空間試驗。潘建偉說:「我們會看到許多令人歡心鼓舞的成果。這是一個全新的時代。」

6、Jennifer Byrne:錯誤偵察官

目前工作於雪梨公立兒童醫院的Jennifer,每天白天研究癌症基因組學,晚上則尋找基因組學文獻里的錯誤。在過去兩年中,Jennifer一直在用她的電腦對文獻里的錯誤進行勘測。她從往期的工作中發現了許多DNA序列錯誤,以及令人混淆的低質量圖表。僅《自然》雜誌就因為珍妮弗的工作撤回了5篇包含基因序列錯誤的文章。

考慮到科學界充斥著許多包含錯誤的文章,而科學家們卻沒有時間和精力去查錯。2016年Jennifer開始和格勒諾布爾大學的Labbé合作,基於垃圾稿件軟體創建了一種偵辨文獻錯誤的工具。他們也希望今年發行的精進版本可以為科學界的研究工作掃清障礙。「我過去認為科學只需要頭腦和金錢來推動,但是我們以為理所應當卻又真正容易遺忘的要素,是對彼此的信任。」Jennifer Byrne說。

7、Lassina Zerbo:禁核試驗的追蹤先驅

今年9月3日朝鮮擅自進行了核試驗,爆炸過去僅僅30分鐘,Lassina的電話便急促地響了起來。結束與電話對面的韓國、日本大使的通話,他便即刻投身下一步工作,去應對媒體向最近數次核試驗發起的責問。

Lassina作為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組織CTBTO的領軍人物,數年來一直監督著全世界的核試驗情況。Lassina於2004年正式加入CTBTO,他最初的工作是建立一套系統來對各個國家搜集科學情報(目前已經成為海嘯偵測以及鯨魚遷徙追蹤的工具)。2013年他成為CTBTO的執行秘書之後便開始奔波於全世界各個國家,來推行全面禁止核試驗條約以及完善核監測站。儘管目前國際形勢愈發緊張,但拉西納從未放棄這項工作。他表示從來沒有一項工作比讓他在科學和外交中遊走來得快樂。「科學應該是為更好的世界而服務的。」Lassina

Zerbo說。

8、Víctor Cruz-Atienza:地震追蹤者

今年9月,一起7.1級地震襲擊墨西哥,驗證了一位地震學家的理論。

1985年9月19日,墨西哥發生了一起芮氏8.0級地震,幾百棟房屋倒塌,數千人喪命,年僅11歲的Víctor Cruz-Atienza和父母兄弟一起幸免於難。這一天徹底改變了Víctor 的人生。

Víctor在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念本科時,對地球物理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之後赴法國和美國的學習中,他逐漸專注於斷層破裂的力學研究。2016年,在一篇論文中,他描述了地震的能量將如何影響那些建立在古代湖泊盆地之上的城市。他的模擬顯示有些部分的震動最強烈持續時間也最長。

今年9月19日,墨西哥地震證實了他的理論:由於盆地的結構,軟沉積物能夠在更長的一段時間內持續搖晃。

Víctor Cruz-Atienza沒有就此止步,一個月前,他開啟了新的研究項目,和日本研究者一道將傳感器安裝在墨西哥格雷羅州的海床上,期待有新的發現和突破。「每一次地震都是一隻與眾不同的怪獸,」Cruz-Atienza說,「它們都有著獨特的記憶和故事。」

9、Ann Olivarius:性騷擾維權鬥士

Ann的人手已經不夠接求助電話了。21年前,她創立了McAllister

Olivarius法律事務所,代表原告在幾宗最著名的學術圈性騷擾案件中提起訴訟。算上她之前為對抗兒童性虐待創立的法律公司,以及本科期間將母校耶魯大學告上法庭,她已經在解決性騷擾問題的道路上鬥爭了約40年了。40年間,她以美國聯邦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校園內性別平等為依據,將包括耶魯大學、羅徹斯特大學、劍橋大學等告上法庭,讓法庭承認校園性騷擾問題確實是教育中的性別歧視,教育機構必須承擔起責任。Ann希望社會對性騷擾問題的關注能進一步轉化為長期的法律改變,希望違反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條的教育機構將接受財政處罰。她也希望幫助學術圈以外的女性對抗性騷擾、改善工作環境。

10、Khaled Toukan:守護中東之光

2010年5月,中東首台同步加速器SESAME的籌備會議正在進行。恰在此時,一條爆炸性新聞傳來——以色列海軍攻擊了土耳其艦船。這本可以毀了這個原本看上去就不可能的合作項目,因為它背後的合作夥伴是以色列、土耳其、巴勒斯坦、賽普勒斯、埃及、伊朗、約旦、巴基斯坦這些中東世仇。但是由於創始人Khaled

Toukan的努力,項目取得了成功。這個耗資1.1億美元的環形高能電子加速器,不僅僅能為生物、化學、材料等學科提供優質成像光源,更是爭議之地的一束光。15年來,Toukan無償為項目工作,撫平成員間的政治矛盾,緩解項目的資金壓力。Toukan希望SESAME的成功會帶來更多類似的機構、更多的合作,在中東照亮科學之光。


延伸閱讀

Nat Commun:細菌抗生素耐藥性研究又獲重

研究揭示情緒如何影響公平決策的神經機制

北大超牛津!2017《泰晤士報高等教育》全球畢業

這些花卉千萬不能養在一起,現在知道還不算太晚

這是一個觸碰群星的計劃:「少年,跟我一起去尋找外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