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昨天你愛搭不理,今天你高攀不起!國際空間站未來還要看中國臉色

8月
06
2018

2018年8月06日05時 今日科學 鵝說

鵝說

國際空間站是一個由六個國際主要太空機構聯合推進的國際合作計劃。國際空間站作為科學研究和開發太空資源的機構設施,為人類提供一個長期在太空軌道上進行對地觀測和天文觀測的機會。

國際空間站的設想是1983年由美國總統里根首先提出的,它的前身是NASA的自由空間站計劃。冷戰結束後在美國副總統戈爾的推動下,自由空間站重獲新生,NASA開始與俄羅斯聯邦航天局接觸,商談合作建立國際空間站的構想。

國際空間站長期運行在太空軌道上作業。太空軌道是一個抽象概念,在這裡飛行產生的離心力相當於地球的地心引力,國際空間站會一直按一定的高度圍繞地球作圓周運動,這個運行軌跡就是太空軌道。

和平號空間站是蘇聯建造的一個軌道空間站,是人類首個可長期居住的空間研究中心。和平號空間站是國際空間站實施的奠基人,美、俄兩國曾多次在和平號空間站上工作,取得了豐富的經驗應對國際空間站裝配和運行中的技術風險。

國際空間站目前面臨退役的尷尬,最遲2028年國際空間站就將退役墜落,而它的候任者還沒有部署完成。國際空間站退役後的過渡期內,來自中國的天宮二號將成為能提供太空環境下研究的唯一場所,巧合的是當年國際空間站的建立,美國為首的六個組織反對了中國參與國際空間站計劃,中國因此才不得不發展自己的天宮計劃。

國際空間站主要的任務是進行對地觀測和天文觀測,在對地觀測方面,國際空間站比遙感衛星要優越,有人參與的對地觀測在遇到突發事件時,能夠及時調整獲得最佳觀測效果;在天文觀測上國際空間站有較高的機動性,能捕捉到多個方向的觀測信息。

航天醫學是國際空間站上最重要的生命科學研究,載人航天的發展促進了航天醫學的發展,反過來航天醫學的發展也讓載人航天更加安全和順利。航天醫學尤其可以提高對人的大腦、神經和骨骼及肌肉等方面的研究水平,能更好的挖掘極限狀態下人體的潛能。

國際空間站長期處於微重力環境下,在國際空間站工作的研究院很容易出現頭暈、目眩、噁心、睏倦等症狀,對體內器官會造成影響,嚴重的還會對身體骨骼造成不可逆的損傷,因此每個航天工作者都是為人類發展犧牲自身的英雄。

——本文轉載自鵝說APP


延伸閱讀

皰疹患者有救了,國際研究團隊帶來皰疹疫苗的突破性

印度地下存在真空層?地幔仿佛被掏空,科學家作出解

直擊8種生物入侵,個個「身手不凡」

關於發現中子星引力波,我們該關注什麼?

有方學者 | 跟著哥大博士,變身蜘蛛俠的願望指日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