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諾獎得主唐娜還是副教授,「英雄」本不該問「出身」 | 新京報快評

10月
04
2018

2018年10月04日08時 今日科學 新京報

新京報

▲時隔半世紀 女科學家再獲諾貝爾物理學獎! 新京報動新聞出品

10月2日,201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授予了唐娜·斯特里克蘭等三人,以表彰他們在雷射物理領域的突破性發明。其中,唐娜是55年來第三位獲得諾貝獎物理學獎的女性。

但唐娜只是加拿大滑鐵盧大學的副教授,令不少網友感到困惑。在大家的想像中,諾貝爾物理學獎55年來再次頒發給一名女性,那這名女性一定應該是有顯赫學術頭銜、身份者,怎麼只是副教授呢?

而唐娜的學術成就也不算低,如今還只是個副教授職稱,加拿大的職稱評審也需要進一步優化。反觀國內,學術評價中的一些錯誤認知也同樣需要糾正,諾貝爾獎獎勵的是取得重大科學突破成就的科學家,是根據科研成果的價值授獎,而非對科學家進行綜合評價授獎,因此根本不關注授獎時科學家的學術身份和地位。

唐娜獲得諾獎的成果,是她1989年在羅切斯特大學讀物理學 (光學專業) 哲學博士學位期間,在導師傑勒德·穆魯指導下完成的論文,這次獲獎,是唐娜和導師傑勒德一起獲獎。

▲10月2日,瑞典皇家科學院公布201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圖片來自新華社

事實上,以讀博士期間取得的研究成果獲得諾獎的不在個別,僅諾貝爾物理學獎,就有1999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特霍夫特、1972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施里弗、1961年的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穆斯堡爾等,均為因博士期間發表的論文或者博士學位論文取得的研究成果獲獎。

這是因為諾爾貝自然科學獎只針對科研成果本身,並不看獲獎者的身份,這是一項基本評價標準。其他自然科學獎評獎也是如此,2002年的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田中耕既不是教授,也非碩博士,只是電氣工程本科畢業,更沒有發表SCI論文。他獲獎是因為在一次關於分子質量測定會議上的發言(會議論文),獲獎時只是供職於一家日本本土儀器製造會社的電氣工程師,在日本學術界更是默默無聞。

對於一項學術獲獎,很多人關注的是獲獎者的身份,而且還關注獲獎之後獲獎者的身份變化,這是把獲獎本身也作為身份。但在歐美一些國家,獲獎之後並不會有特殊的待遇,大學最多給諾獎獲得者一個免費的車位而已,參加學術活動,諾獎獲得者還要和其他年輕的學者平等競爭。這就是不重視身份、資歷,而重視學術能力與貢獻的學術評價體系。這激勵大家用心做真正的學術研究,而非追名逐利。

這自然有值得借鑑之處,而從諸多以博士論文獲得諾貝爾獎的案例中,我們也看到了國內博士教育和世界一流大學的差距,我國博士教育規模已經世界第一,但不少在讀博士追求的是獲得博士文憑和博士身份,因此,博士培養質量並不高。

值得一提的是,中辦、國辦今年7月印發的《關於深化項目評審、人才評價、機構評估改革的意見》設定了學術評價體系改革目標,即「以激發科研人員的積極性創造性為核心」「構建科學、規範、高效、誠信的科技評價體系」,也提出了要「遵循科技人才發展和科研規律,科學設立評價目標、指標、方法,引導科研人員潛心研究、追求卓越」的基本原則。這是值得期盼的,也是眾望所歸的。

當然,尊重人才,通過科學的學術評價體系來讓其獲得應有的尊榮和地位,這也是不少國家都要解決的課題。

□熊丙奇(學者)


延伸閱讀

跑步時,腳哪裡該先著地?

圖片新聞 | 第190期雙清論壇「動物優良種質創

還記得那個雄心勃勃的"太空國家&quo

科技到底讓人變得廣博還是淺薄?研究人員稱網絡越發

地球上7大最厲害的動物神槍手,黑猩猩投擲糞便,八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