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毒液》只是電影,真實世界的人體試驗是怎樣的?

11月
10
2018

2018年11月10日17時 今日科學 這個醫生有話說

這個醫生有話說

最近熱播的好萊塢漫威系列電影《毒液》,講述的是男主陰差陽錯進入人體試驗室,跟外星生命體「毒液」合體,稱為新一代的開山怪(超級英雄)的故事。

《毒液》劇照

而劇中的反派德雷克,是一個科學天才+超級土豪,從小就開始研究基因變異,並從事非法的人體試驗。他將流浪漢誘騙到自己的實驗室,謊稱為了人類進步做一些小試驗,實際上卻是十分危險的試驗,受試者往往痛苦地死亡。後來專門製造火箭,從外太空帶回外星生命,進行與人體的融合試驗。

那麼,在我們的真實世界,是否存在這樣恐怖的人體試驗呢?

這期我們就來聊一聊人體試驗的話題。

在中世紀曾經有一些人體試驗的記載,比如將少男少女(一定是草民嘍)的血液抽干,輸注到垂死的病人體內(一定是貴族嘍),試圖達到返老還童、起死回生的功效。其結果是少男少女流血休克致死,被輸血的人急性排異反應致死。

然而,這些都不能算作真正的科學試驗,因為毫無科學可言。只有到了近代,隨著生命科學和現代醫學的萌芽,才有了真正的人體試驗。

最有名的,莫過於二戰時期納粹集中營、臭名昭著的731部隊。「與其把人被當做牲口一樣屠殺,還不如做點試驗推進現代醫學的進步?」這便是那些納粹和日本科學家、醫生的想法。實際上,日本現代醫學仍然遙遙領先於我國,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二戰時期在中國進行的一系列人體試驗。

正是由於二戰期間納粹和日本人(」日本人「這個詞在當代漢語中好像成了專有名詞?)做的這些毫無人道的人體試驗,1946年出台了第一部人體試驗的規範——《紐倫堡法典》。

下圖為紐倫堡審判的歷史照片。二戰期間,納粹分子借用科學實驗和優生之名,用人體實驗殺死了600萬猶太人、戰俘及其他無辜者。主持這次慘無人道實驗的,除納粹黨官員外,還有許多醫學教授和高級專家。德國戰敗後,這些為首分子被作為戰犯交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審判,其中有23名醫學方面的戰犯。同時,紐倫堡法庭還制定了人體實驗的基本原則,作為國際上進行人體實驗的行為規範,即《紐倫堡法典》,並於1946年公布於世。

《紐倫堡法典》的主要內容包括:

1、試驗必須是自願參加的;

2、試驗必須立足於動物實驗的結果、對疾病的自然歷史和別的問題有所了解的基礎上。(也就是我們通常說的臨床前研究)

3、如果能預見會發生死亡或殘廢的實驗一律不得進行,除了實驗的醫生自己也成為受試者的實驗不在此限。(意思是如果拿自己做危險的實驗,請隨意)

4、必須力求避免在肉體上和精神上的痛苦和創傷、必須作好充分準備和有足夠能力保護受拭者排除那怕是微之又微的創傷、殘廢和死亡的可能性

5、實驗必須由合格的人員進行,並有充分的監督。

還有很多其他內容……

那麼,是不是有了紐倫堡法典,人體試驗就沒問題了呢?

只能說,有了二戰期間把人當成小白鼠的歷史,人們都已經深刻認識到那些慘無人道的人體試驗簡直就是反人類的。所以,再也不會出現那種大規模的把人當做小白鼠進行研究的事情發生了。

然而人體試驗仍然有許多問題,比如在此期間出現了震驚世界的」反應停事件「。

反應停用於孕期止吐,其止吐效果可以說是相當棒,在20世紀50至60年代初期在全世界廣泛使用。但是讓人們沒有料到的是,這種藥卻有嚴重的致畸的副作用。在懷孕一二個月之間,服用了反應停的母親會生出這樣的畸形兒:這種嬰兒手腳比正常人短,甚至根本沒有手腳。截至1963年在世界各地,如西德、美國、荷蘭和日本等國,由於服用該藥物而誕生了12 000多名這種形狀如海豹一樣的可憐的嬰兒。

當反應停和致畸的關係被確認後,該藥很快被禁止。

在這個案例中,藥企和醫生都是」好心「,他們是為了幫助孕婦止吐,而且藥物的止吐效果非常好。但是,好心不一定都能辦成好事。所以光有美好意願是不夠的,必須有更科學、更嚴格、更詳細的規範。

正是由於人們在實踐中發現紐倫堡法典還不夠完善,於是在1964年,頒布了關於人體試驗的第二部國際文件——《世界醫學協會赫爾辛基宣言》,簡稱赫爾辛基宣言。

這份文件就更加詳細,而且每隔幾年就會被進一步修改和完善。除了進一步完善了《紐倫堡法典》的內容,還增加了許多內容,比如:

圖片來源:百度詞條

其中明確指出:研究者(一般是醫生)只對受試者(病人或者健康人)的疾病和健康負責,至於試驗結果如何,是其次才考慮的。

翻譯一下上面那句話:你藥企或者科研機構提供了一種屌炸天的藥物,前期動物研究效果好得不得了,而且為了各種試驗花了灰常多的錢,但是在臨床試驗時,發現有很多副作用、或者效果並不怎麼樣。那麼研究者(醫生)才不會管你那麼多,該停藥就停藥,該終止試驗就終止試驗,你的錢該打水漂就打水漂,而且你該給我的勞務費一分不能少……

而對於受試者,必須要有充分的知情同意,要對整個試驗以及目前有效的治療手段有充分的了解;受試者必須是受益的;受試者可以隨時決定是否退出試驗……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每一個項目啟動之前,必須要通過倫理審查,而倫理委員會的成員必須包括醫學專業人員、外單位人員、不同性別成員、不同年齡成員、法律專家、非醫學專業成員(在西方國家常常是神職人員,在我國常常是居委會成員)。

也就是說,人體試驗,考慮的不僅僅是科學性,更要考慮受試者的利益,考慮其社會屬性。

舉個極端的例子:比如有一種藥給孕婦服用,有可能造成50%的胎兒出現畸形,但是另外50%沒有出現畸形的胎兒出生後,會對某種疾病有天然的抵抗力(比如傳染病)。這在科學上可以算有重大意義。但這種藥是一定不會被批准進行人體試驗的。因為如果你是孕婦,你同不同意?如果你是那50%的畸形兒,你同不同意?

在疫苗事件後,我曾經發過一篇文章:又一篇日記:看完《疫苗之王》,在噴的時候注意姿勢和方向,儘量噴得准一點。

其中提到如今的新藥試驗必須遵循的GCP規範。(詳見GCP百度百科)

可以說,作為二戰期間人體試驗最大的受害國之一,我國在涉及人體試驗的相關法律法規,是相當嚴格和規範的。其標準和執行,不會比歐美已開發國家差。

之前有讀者說當今的臨床試驗仍然存在一些問題。這點是不能否認的。但筆者所參與的臨床研究,以及看到的、聽到的、了解到的臨床研究,都是相當規範的,那種嚴苛的程度,再往前邁一步,就是嚴重強迫症了。

另外,大家也不要太崇洋媚外,臭名昭彰的塔斯基吉梅毒實驗,就發生在民主燈塔、人權至上的美國。該實驗自1932年起,由美國公共衛生部(PHS)以400名非洲裔黑人男子為試驗品秘密研究梅毒對人體的危害。研究人員告之患者,給予免費治療,為期6個月。但事實上沒有給予任何有效治療。該研究實際上是不給任何治療,目的是觀察梅毒在人體的自然病程發展。該實驗一直持續了40年,直到一名記者將之公諸於眾。

好了,寫到這裡,我們從立法和道德層面知道那種慘無人道的人體試驗已經是不被允許的了。但是當我們到了醫院,躺在手術台上,總是有一種「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感覺,自然不自然地會感覺自己像一隻小白鼠(見之前發表的文章:

老鼠 | 人類健康的功臣)

那麼我們不僅想問兩個問題:

第一:醫生有沒有拿病人練手?

第二:醫生有沒有試驗性的治療?

要回答上述問題,請看下集。


延伸閱讀

世界上最奇特的「怪物」都長這般模樣,太嚇人了!

科學家破譯萬年前的外星文明求救信號,科技再發達也

系外來客? 天文學家發現小行星「路過」太陽系

10kg的鐵球以光速撞擊地球, 會發生什麼? 小

膳食纖維與結直腸腫瘤的研究進展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