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車諾比孕育了變異巨鼠的傳說,終成野生動物的世外桃源

5月
26
2019

2019年5月26日18時 知乎專欄

知乎專欄

一部新劇《車諾比》把觀眾帶回到33年前那場觸目驚心的核災難。緊張的節奏中,似乎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巨量的輻射撲面而來。在輻射量如此嚴重的情況下,接踵而來的又將是何種災情?

曾經有誇張到失實的報導稱,在隔離區發現受輻射變異的暴躁巨鼠,甚至引發烏克蘭國出動軍隊進行殲滅。

1986年4月26日,蘇聯的車諾比核電站發生了一場核反應堆破裂事故。為了追求高功率,操作人員錯誤地拔出大量控制棒,反應堆失去了控制。一陣劇烈的振動猛然襲來,核電站的4號反應堆發生爆炸。

只要500倫琴的強度下照射一小時就會導致急性死亡。而當時卻有20000倫琴的核輻射流露而出。隨之而來的,是長達數十年的世界級噩夢。

反應堆7000噸的頂蓋被炸飛,核心暴露出來,大量的放射性微粒散發到空氣中。這其中主要包括銫-137和鍶-90,都是人類無能為力的超強輻射。當時釋放出的輻射量相當於400顆原子彈落在廣島上。237人患上了急性放射病(ARS),31人死於爆炸或者ARS。而輻射悄然進入人體,導致生出畸形兒和誘發癌症的人群更是不計其數。

這次事故被評為世界上第一個7級事故。即使到現在,也只有2011年的日本福島核泄漏和它同居最高級。科學家估計,工廠周圍區域在長達3000年內都不適宜人類居住。自核泄漏事故發生後,核電站方圓30公里被隔離起來,35萬居民全部撤離。

危險和神秘往往是醞釀傳說的土壤,隔離區就流傳著一則聳人聽聞的故事。一支由美國、俄羅斯、烏克蘭三國科學家組成的9人科學考察小組,首次進入車諾比禁區。這畢竟是世界上最嚴重的一次核事故,在傷亡的悲痛之外,他們希望藉此收集科學研究數據。但就在考察期間,他們卻遭遇了一群兇殘巨鼠的恐怖襲擊。

據描述,在強輻射的影響下,這些鼠沒有死去,反而突變成體型巨大、脾性暴烈的變異鼠。雖然考察小組做足了抵抗輻射的準備,卻招架不住大量巨鼠的攻擊。在兇猛的巨鼠襲擊下,考察小組無一生還。這還迫使烏克蘭國派遣大量軍隊,輕重型武器結合對抗,才把巨鼠殲滅。

除此之外,還有變異青蛙、變異熊等奇幻傳說。這樣一出獵奇經歷足以調動起人們的驚慌和好奇。高強度的核輻射、前所未見的生物變異,兩者的結合是看似十分合理。但事實上,車諾比的輻射真的會促使突變出體型巨大、脾性暴烈的巨鼠?答案是否定的,這更像是建立在真實災難之上,腦洞大開的虛幻創作。

大量的核輻射對生物固然會引發突變。它以人眼不可見的方式襲來,卻帶來粗暴打斷DNA鏈的轟擊。但這種摧毀並沒有明確的方向。輻射接受者的基因突變隨機多樣,表現出的性狀也不能確定。過低的輻射劑量往往難以突出有效突變,而輻射量過高則容易導致死亡。恰如其分的中等劑量也可能引發突變。但這時的突變極高機率都會使生物體發生有害變異,甚至接近死亡。

車諾比里原本平凡的鼠接受到輻射也會有所反應。根據輻射量的大小,部分死去,部分可能只是發生變異而苟延殘喘。變大、變強,這種滿足人類的幻想的突變卻極為罕見。而且當時禁區中缺少自然篩選的過程,巨鼠這類性狀又怎能突出重圍呢?巨鼠的產生和存在顯然都沒有站得住腳的依據。

輻射誘發物種變大,這也許來源於人們對於太空植物的印象。太空人把植物種子帶上太空培育,接受了宇宙強輻射的種子因此發生突變。這突變當然也是不定向的,但人工的選擇卻可以是定向的。後期人們通過篩選,留下突變成更豐滿的種子,再進行多代選育培養。這才培育出所謂設想的「大個子」蔬菜,或更甜的瓜果。

而車諾比禁區內,即使產生突變,也沒有選育雜交的過程。巨鼠出現的幾率已經很低,巨鼠成群結隊攻擊人類的幾率更是小之又小。更何況相對植物來說,動物的突變範圍要小得多。與體型性狀關聯的基因同時發生改變,這也未必會造成體型變大,反而更可能導致死亡。

太空中的培育裝置

最直觀的證據,還來自於人們的親眼所見、親身所知。雖然發生了這起嚴重的核事故,但車諾比核電站並沒有完全關停。事故發生後,約40個國家聯合出資,想方設法阻止核輻射擴散。於是一個足球場大的密封石棺籠罩在爆炸的反應堆和附近腐朽工業景觀上。數百噸核燃料和灰塵就此掩埋。

而直到2000年12月,禁區之外的核電站實際還在照常運作。對於輻射泄露的清潔工作也一直在進行著。要是變異巨鼠真的存在,核電站的工作人員便是距離危險最近的人群。但別說遭遇巨鼠襲擊了,他們連巨鼠的蹤影都未曾見過。車諾比巨鼠的謠言來到車諾比跟前,也就不攻自破了。

假如存在變異巨鼠,這想必也是生物研究中一項寶貴的研究資源。但如此稀罕的變異生物沒有受到任何科學研究,《自然》等SCI期刊上難尋蹤跡。而類似這樣的獵奇故事只屢屢登上《奧秘》、《故事會》等趣味期刊。輻射巨鼠更可能是人們腦洞大開設計的小說情節,其真實性可見一斑。

雖然輻射不會導致普通小鼠突變成兇悍的變異巨鼠,但自然界本身也不乏「巨鼠」。在鼠科的名目下,一種入侵物種海狸鼠就可謂巨大了。海狸鼠身長約50厘米,成年後重達6公斤。它們就不曾引發人類的恐慌,反而被人們戲耍為表情包,萌性十足。一些隨著車諾比巨鼠傳聞流傳的照片,多是找了海狸鼠來當替身。

海狸鼠

車諾比不會出現巨型變異鼠,卻給野生動物的多樣性營造更多可能。事故之際,受輻射影響最大的地區是一片松樹林。接受到最高劑量的輻射後,松樹立即死亡,所有葉片變為紅色。看似絢麗的樹林因此得名「紅色森林」,實際上卻很少有動物能在此存活。但這片災後荒蕪之地,33年後竟成了野生動物的天堂。

事故後的幾年內,受輻射影響,哺乳動物密度大量下降。但此後,孤寂的車諾比禁區鮮有人打擾,反而吸引了許多野生動物。從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禁區內麋鹿和野豬的種群大幅增加,狼群的數量甚至增加了7倍。如今已經逐漸構建成一個繁榮的哺乳動物群落。

人們注意到這番盛況,也開始了人為介入與研究。1998年,烏克蘭動物學家在此釋放了30隻瀕臨滅絕的普氏原羚馬。結果不出所料,它們在荒無人煙的禁區里生活安逸。如今數量已經翻了一倍,這來自蒙古草原瀕危動物分散在其中。於是有人戲稱,對於野生動物來說,人類的影響仿佛比車諾比的輻射更致命。

普氏原羚馬

而針對強輻射,這些禁區內的生物自然表現出比人類更強的抵抗性。

一種翡綠色的雨蛙安靜地環抱著枯枝。仔細觀察,會發現這雨蛙的顏色比禁區外正常的物種更加暗淡。據推測,這也許是雨蛙一種防禦輻射的演化。依據色素改變及其他變異與自然選擇,這類雨蛙更能適應輻射地帶的生活。

雨蛙

除此之外,一些物種未必能實現對強輻射的適應,反而出現了負面影響。在高輻射區域的寄生蟲生活水平更強,這也就讓動物更容易受到感染。而某些鳥類在這種情況下會出現更高水平的白化病,出現生理與遺傳改變。但這些變異不一定會影響種群的生存。即使攜帶疾病與遺傳性改變,它們依然能夠頑強存活。

2016年,禁區內的烏克蘭部分被國家政府宣布為放射性和環境生物圈保護區。這裡廣泛分布著棕熊、野牛、普氏原羚、200多種鳥類和其他動物。

變異巨獸的恐怖流言被破除,取而代之的是生態繁榮的事實。諷刺的是,這場由人類引發的災難,最終歸還給自然一片無人打擾的平靜。

*參考資料

Molli Mitchell. Chernobyl: What is radiationpoisoning? How far did Chernobyl radiation go? Express, 2019.05.21.

Erin Blakemore. The Chernobyl disaster: Whathappened, and the long-term impacts. National Geographic, 2019.05.17.

Germán Orizaola. Chernobyl has become arefuge for wildlife 33 years after the nuclear accident. The Conversation,2017.05.

Adam Rogers. The Chernobyl Disater may havealso Built a Paradise. Wired, 2019.05.13.


延伸閱讀

如果把一桶與太陽一樣重的水澆到太陽上會怎樣?

海馬區神經元可以再生!蘇大強有救了?!

一個人在去世後,身體會有這3個明顯變化,有人不敢

胖胖的肥橘貓雖然很可愛,但鏟屎官要始終將貓咪的健

如何擁有一個更大的腦子?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