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單身九年之後,世界上「最孤獨」的蛙即將告別單身生活

1月
20
2019

2019年1月20日02時 今日科學 好奇心日報

好奇心日報

羅密歐(Romeo),一隻生活在玻利維亞科恰班巴(Cochabamba)市 Alcided d』Orbigny自然歷史博物館裡的10歲 Sehuencas 水蛙( Sehuencas water frog),已經單身了 9 年。原本可能在生命剩下的5年時間裡孤獨終老的羅密歐——這種水蛙通常活不過 15 歲——最近終於等來了自己的朱麗葉。

Sehuencas 水蛙是一種只生活在玻利維亞熱帶和亞熱帶濕潤山林、河流和淡水沼澤里的蛙類。由於棲息地破壞、氣候變化、物種入侵以及真菌感染等原因,Sehuencas 水蛙的種群數量正在不斷下降。過去十年,科學家一直沒有在野外發現這種蛙類的身影,這也是羅密歐一直單身的原因——科學家擔心羅密歐可能是這最後一隻 Sehuencas 水蛙。

情況在最近發生了改變。一支由生物多樣性保護組織「全球野生動物保護」(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和Alcided d』Orbigny 自然歷史博物館組成的四人科學考察隊今年年初在一座人跡罕至的雲霧森林(cloud forest)里有了發現。雲霧森林是一種熱帶或亞熱帶常綠山地雨林,林冠經常性或季節性環繞雲霧,因此得名。

在森林裡一條小溪盡頭的瀑布附近,科學家們發現了 5 只 Sehuencas 水蛙——三隻雄蛙,兩隻雌蛙。第一隻 Sehuencas 水蛙是科考隊的領隊 Teresa Camacho Badani 在一塊小水塘里發現的。

「我看見一隻蛙跳進了一個由小瀑布形成的池塘里。我以為它是克丘亞語蟾蜍(Quechua Toad),這也是一種生存受到威脅的物種。我告訴團隊保持警惕,因為我準備抓住這隻蛙,在確認它不是 Sehuencas 水蛙之後再把它放走。我跳進了水塘,水濺了一身,我把手伸進池塘的底部,抓住了它。」 Badani 說,「當我把它從水裡拿出來的時候,我看到了橘紅色的腹部,突然我意識到我手裡拿著的是等待已久的

Sehuencas 水蛙。」

Badani 和她發現的

Sehuencas 水蛙

圖片來自: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

這隻水蛙是一隻雄蛙,這意味著水塘附近肯定有雌蛙。第二天他們再一次回到了這裡,果然又發現了4隻水蛙,兩隻雌蛙、兩隻雄蛙,科考隊員們將它們和第一隻水蛙一起帶回了 Alcided d』Orbigny 自然歷史博物館。

科學家希望利用它們加上單身了九年的羅密歐進行繁育實驗,為這個岌岌可危的物種延續香火,幫助 Sehuencas 水蛙走出滅絕危機,並最終回歸野外。

兩隻雌蛙中,一隻正處在最佳的生育年齡,另一隻和這次捕獲的三隻雄蛙一樣尚在發育。正處在最佳生育階段的這隻 Sehuencas 水蛙生性活潑、性格外向,她被科學家們稱為朱麗葉(Juliet)。「她真的精力充沛,她游泳很多而且吃得也多,有時候還會想逃出水箱。」 Badani 在接受 BBC 採訪時說。

羅密歐則和她完全不同。「羅密歐真的很安靜、放鬆,而且不怎麼動。他很健康,也喜歡吃東西,不過有點兒害羞也有點兒宅。」 Badani 說。

現在,朱麗葉正在進行隔離檢疫,確保其沒有被壺菌感染。壺菌是一類對兩棲動物具有致命性的真菌,被認為是造成南美兩棲類動物數量快速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

檢疫過關之後,按照計劃,羅密歐和朱麗葉即將在今年的情人節迎來第一次約會,雖然性格迥異,Badani 仍然對它們一見鍾情抱有信心。

如果實在沒有擦出火花,科學家也將通過人工授精的方式儘量讓這個物種延續下去。

「我們真的有機會來拯救 Sehuencas 水蛙——恢復玻利維亞森林生物多樣性中的一個獨特的部分,並且獲得有關如何恢復仍然處於極大滅絕危險之中的類似物種的重要知識。」全球野生動物保護的中美洲和熱帶安第斯山脈協調員 Chris Jordan 在一份聲明中說。

目前生活在玻利維亞兩棲類動物中,有高達 22% 的物種由於棲息地破壞、污染和氣候變化等原因正面臨不同程度的滅絕威脅。

題圖來自:Global Wildlife Conservation


延伸閱讀

科技史上的今天:11月29日,《古今圖書集成》、

中微子幾乎穿透所有,但地球能阻止中微子?

獨家視頻 | 中國「悟空」重磅新成果:我們可能首

7種罕見的動物,有一種在中國發現,還有一種價值1

「悟空」火眼金睛,捕獲太空647馬赫寶貝,《自然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