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也可以如此靠近

不懈努力了幾十年後 海龜數量終於大幅度上升

11月
04
2017

2017年11月04日14時 今日科學 界面新聞

界面新聞

持續多年的全球環境保護在某些方面可能得到了小小的回報,因為海龜們似乎正在卷「海」重來。

海龜因長壽成為動物界的活化石,但這種活化石自從降臨在世界之後就一直面臨著來自天敵和人類的威脅,這讓它們的數量自1950年代以來直線下降,隨之促發了全球性的保護措施。如今,人們終於等來了一些好消息:經過了幾十年來的不懈努力之後,新的研究顯示,海龜的數量正出現明顯的上升趨勢。

一篇最近發表在《科學進展》期刊的論文,展示了希臘塞薩洛尼基亞里士多德大學的Antonios D.

Mazaris和同事們一項關於海龜數量調查研究的成果,他們對世界各地4417個年度海龜築巢豐度估測報告進行了研究,同時,對20世紀以後發表的針對全球299個海龜築巢地點的全部調研報告做了數據分析。在匯總了遍布全球的17個區域的海龜巢數據之後,他們發現,其中12個區域的海龜築巢的數量在不斷上漲,其中,數量增幅最大的當屬棲息於西南印度洋的綠海龜——每年增加18%。

需要指出的是,儘管海龜常被認為是這個星球上壽命最長的動物,但從出生開始,它們就面臨著各種來自天敵和人類的威脅:海龜在沙灘產卵後會將卵用沙子掩埋在巢內,但這不足以逃過浣熊、狗和大鼠等精明的捕食者或是來自人類的盜取;即便孵化出的小海龜終於成功下水,等待它的仍是危機四伏的環境:魚鉤和漁網不斷壓縮海龜的生存環境,看上去像美味水母的塑料袋也能引發其誤食以致喪生。長期嚴酷的生存環境,讓目前世界上僅存的7種海龜中,有6種瀕臨滅絕。

一隻剛出生的綠海龜從沙灘上的巢穴中爬向大海

這促使了人們開展全球性的海龜保護活動,沿海經濟活動和有害捕魚作業受到更嚴格的監控,許多國家投資相關項目,在社區中開展海龜保護活動,並嚴格打擊偷獵活動。澳大利亞、阿曼、塞席爾和南非等國家分別持續監控各自的海龜數量;其他有海龜生存的國家也著手實施不同的保護方案。在中國,綠海龜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前不久,廣東省惠東海龜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成功進行了國內首例綠海龜人工繁殖技術,是我國綠海龜人工繁殖項目的一個重要突破。

國內全人工繁殖的第一窩海龜寶寶自然孵化出殼,游向大海

Mazaris的研究顯示,天然綠海龜的生存狀態也在太平洋的另一端有所改善。例如夏威夷綠海龜,從1973年到2012年之間,這個以度假勝地出名的海島群,海龜的築巢數字從200個增加到2000個。在佛羅里達州,綠海龜的數量也開始有了較為明顯的增長,1989年,這裡的海龜巢僅有267個,但到了2015年,綿長的海岸線上已散布有27975個海龜巢,其數量在25年間的增長超過了100倍。

不過,現在還遠沒有到開始慶祝的時候。研究也同樣展示出,並非所有的海龜群體在築巢方面都表現出相同的恢復程度。事實上,許多種群的數據都沒有明顯的變化,主要分布於東、西太平洋的棱皮龜的數據仍在繼續下滑。

「我們的研究顯示,從海龜的存活角度看,的確有一些好的數據和積極的跡象,展現出這個種群比過去在生存數量方面有所改善。但這一點並不等同於這個物種如今已經是安全的,也並非意味著相比之前,它們面臨的嚴酷生存條件已經有所好轉。所以我們需要繼續努力工作,監測並保護它們。」Antonios

Mazaris教授在闡述自己的研究結果時同時強調。「海龜在一生中會經歷很多旅行,築巢、繁殖只是它們漫長生命中的一個重要環節。我們不能只是孤立地保護築巢環境,也需要更多保護它們的棲息地。」

更重要的是,嚴格來說,研究的對象——海龜巢數只能反映出繁殖中的雌龜的數量,如果想要回答「世界上究竟有多少只海龜」這個問題,則需要科學家們進一步直接監測海龜數量,這將為所有關心海龜問題的人們提供一個更完整的生態背景。

這就涉及到海龜研究項目有待攻克的難點之一:在海龜的日常生活中,這種生物通常花去大部分時間,在這個星球的廣闊大洋里覓食,它們散步于海洋的各個角落,這使科學家非常難以監測其真正的數量。

不過,這份新的報告仍有其不可忽視的積極之處,它用嚴謹的論證和可信的結果告訴人們,環境保護努力可以轉化為促進生態平衡的積極進展。「這不僅是關於海龜保護的案例,這是人們對於世界上某個物種成功進行全球性保護的案例。」Mazaris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持續的保護和監測會帶來成功的拯救,人類保護海龜的努力將會給世界和自身帶來一個積極的結果。」

題圖來源:Flipboard


延伸閱讀

潘建偉:別老把量子力學跟哲學、宗教聯繫在一起

這個機械手臂可以讓你像超人一樣舉起半噸重的東西

五步簡單了解引力波|引力波何以震撼天文界?

第一顆星際彗星被發現了嗎?

揭秘黑洞:掉進黑洞會發生什麼?你會死去但還活著?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APP